狐三。

“如有毁约,天诛地灭,好不好?”

【双鬼】记一次都猜出双方是谁的只有牛奶糖的奔三现场

*负责21:00。尝试下半情节叙事,写起来是好玩的...。

*TAG#归雁载轩#,进tag看轩哥的生日礼物啦。

*轩哥生日快乐!买不起什么礼物,旺仔牛奶糖你吃不吃呀。



还不错。

吴羽策看着阴雨绵绵的天气,低下头,在对话框里敲了三个字,想了想,又加上了“天气”俩字,随手点了下发送。

头像旁的手机标识一明一暗,吴羽策把消息记录往上滑了滑。瞧了眼越来越近的距离提示,扬了扬嘴角。

是这儿了。



天气是不错。

吴羽策刚把手机放进口袋的下一秒就开始哗哗下起了雨。

刚寻思着找个地儿躲雨,眼下就被一片厚厚的阴遮住了。


伞特别小。

吴羽策莫名其妙地被人圈在伞里,伞面是黄的,比较明艳,他不喜欢。

还好他没看到伞面巨大的海绵宝宝图案。


没什么歉意的,他从伞下钻了出去,决定还是去找个避雨地。

很别扭了,两个一米八左右的男人挤一起,不是太好受。

可惜这把伞的主人似乎没准备放过他。

那片黄又给罩了过来。


“......”

吴羽策不动弹了,就这么看着那片黄在他上头晃来晃去,晃来晃去。

伞的主人离自己很近,比较一把伞下挤着两个大男人也不容易。

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嘴里吧唧吧唧的。

吴羽策听得有点饿,用手臂轻轻撞了撞后面人的肚子。

“兄弟,吃什么呢?”


“奶糖。”

那人声音挺温和的,如果忽略掉空气中甜腻腻的糖味儿,吴羽策对他的印象大概能加分。

“你要么?”

他似乎是早有预谋的,把手揣进兜里,吴羽策只听见后面一阵悉悉索索找糖的声音。


“给颗吧,谢了。”

他也没推辞,看见那双拿着糖从自己后面伸过来的手,直接接了糖拍拍手背,示意感谢。


旺仔的,挺甜。


毕竟吃人嘴软,吴羽策得了糖,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跟着那人挤在一把伞里,两个人吧唧吧唧地嚼着糖,除了姿势不太对,画风不太和谐,其余一切看上去都很完美。


大概。


“那什么兄弟...我们换个姿势站吧?不然去桥下坐坐?”

“哦。”

后面人很尴尬地开了口,吴羽策甚至有一瞬间觉得是自己逼迫他站在这里的。

可明明被挥之不去的黄色阴影笼罩的人是自己啊。

好嘛。

去就去。


吴羽策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

不然此刻跟这个穿着短袖体恤的人坐在桥底下吃糖的就不是他吴羽策了。


虽说已经快入夏了,穿着件短袖体恤也是件挺勇敢的事。

吴羽策终于有了机会能好好端详他一眼,人的好奇心总是挡不住的。

黑发,小麦色,眼睛好看。

挺舒服的。

吴羽策瞧了那么几眼,得出了这个结论。

他挺没标准的,看上去舒服的人都能有好感。


但有好感和让人有说话欲望完全是两回事。

比方说吴羽策看到这把海绵宝宝的黄伞就不是很有说话的欲望。

但体恤侠显然不怎么会看人脸色。

虽然看他表情吴羽策几乎要以为他就是故意要贴上来说话的了。


于是在接近沉默的三小时中,吴羽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传统意义上的尬聊。


“那个,我叫李轩。”

“好。吴羽策。”

“幸会幸会!”

“嗯。”



好吧。

李轩放弃了。

攻略鬼刻太难了。

都说人和网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性格,李轩还是失算了。

原来生活中处处是高岭之花。


哎。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那个什么......你没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

李轩艰难地开了口。

“三围?”

吴羽策看似在很认真地思考李轩的问题,不确定地试探出两个字。


李轩差点一口奶糖喷出来。

“不不不是!你难道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在那么多人面前唯一选中你,给你撑伞吗?”

吴羽策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嘛。原来逢山鬼泣是这么会扯的人啊。

“为什么啊?”

吴羽策憋着笑看李轩,很配合地提出了疑问。


“咳咳。”

李轩清了清嗓子,一副要说大事情的样子。

“其实我是个算命的。”

“是这样的。”

“我今天来天桥底下摆摊,正好瞧见你。”

“你可不得了了,红鸾星动。”

“印堂发红,眼里有桃花之意。”


“嗯,嗯。”

吴羽策接过了李轩手中的伞,很乖地在旁边附和着,看着李轩长篇大论,比比划划,差点憋不住笑,之前的防线全部功亏一篑。

回去可以给逢山鬼泣加个备注了,瞎算命的。


“依我之见啊,你需要.....”

李轩还真就上当了。

都说在喜欢的人面前智商为零,李轩看见吴羽策假装严肃的神情,心里盘算着这么编下去,手上还不停的比划。

但自古套路留不住的。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吴羽策惨然打断。


“所以我命中缺你。”

吴羽策挑挑眉,眉眼间是占尽了上风的得意。


...

什么嘛,被看出来了。

还是现场抓包。



李轩有点挫败,瘪了瘪嘴,撞了撞吴羽策的手臂。


认出来就认出来了,那破罐子破摔好了。


“好嘛,那我就认真说了啊。”

“吴羽策同志,我昨晚上夜观星象,掐指一算,你红鸾星动,命中缺我,现在我来找你了,你要还是不要啊。”


吴羽策听得好笑,摸了颗糖往自己嘴里送。憋笑肯定是憋不住了,他还没见过这么好玩的李轩。

好嘛,还说什么遇上喜欢的人肯定礼金还要出双份,现在掐指一算就糊弄过去了。

吴羽策看着面前少有紧张的李轩,也不逗他了,认认真真点了点头,又觉得吃了些亏,补上了一句话。


“明明是我给你来千里送了。”


认栽,我认栽。

李轩也没办法,索性把兜里旺仔牛奶糖全部倒出来,一股脑儿地塞吴羽策怀里。

“我看你挺爱吃的,全给你了。”

“礼金没有,明天带你去补。”

“现在只有奶糖了,你跟不跟我走了啊。”


走,当然走。

吴羽策也不推辞,直接收下那一兜奶糖。



“奶糖真不错。”


“你也不错。”


列表人看着前后出现的两条说说,觉得有点闪。


旺仔这么神吗,吃了不单身?




*生日快乐,轩哥每年生日都来一颗牛奶糖吧。

*大概就是两个人网恋在一起啦,去奔三的时候认出对方却不说话偷偷逗对方玩,想试试双鬼的画风能不能可爱一点...完蛋。

*并没有收旺仔的广告费。

评论(9)
热度(263)

© 狐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