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三。

“如有毁约,天诛地灭,好不好?”

【gf联文—江周】桃花五两 01

 * @2017古风联文组 

*避雷:无。

*古风paro,大背景设定不在我。发布时间由文组规定。讲讲故事吹吹江周。

*很快完结。



□□□□□□□□□天也疏狂,地也荒唐□□□□□□□□□



大抵这世界上是没有什么绝对的好人,绝对的安稳。

就好像昨夜还桃花纷飞的宫门前,只用一夜便只剩下白惨惨的月光照临着光秃秃的枝干。

君上厌花,尤其是桃花。每当桃花花季,总请大批匠人一颗颗地砍断所有桃树,却不许人提除去桃树改栽它物。既要除花,又要留树,江波涛觉得这是个极其奇怪的癖好,却也总是由着君上的性子,每年将自家桃花摘得一朵不剩,却又是不忍心,偷偷送去给微草堂的做香料。

眼下他牵着那匹白马,孤零零地站在偌大的宫城前,月光把他的影子拉得纤长,直直够上了地上的红线。

啧。

江波涛撩起帮在袍子上的红线,轻轻捏了捏。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刚刚躲开了一劫,也不知往后要在避几个死劫。

江波涛叹了口气,满心满脑都是王杰希那句命由天定,一遍遍地,想刀子一样把他的影子越刮越淡。无浪在旁边轻轻嘶了声,仰头望那弯残缺到几乎分裂成两半的月亮。

墙壁上映着三分朱砂,戚戚然勾勒出几道血红的刀口子。周泽楷皱着眉,却仍是理智占了上风。方明华抓着他的袖子,生怕一个不当心就把这祖宗放跑了,闹出些祸害来。

鸿门宴是要赴的,地府也总是要到的,江波涛枉为文臣这么多年,事到临头却也只是想体体面面地闭上眼睛。

人生也算是走过一遭了,要真说有什么遗憾,大概也就只能怪月老没把他的红线绑绑牢了。

他淡淡扯下那沾了血迹的白袖子,面无表情。烛火越来越近,星星点点的连成一片。江波涛把无浪绑在宫门外,也只好寄希望于王杰希能及时把它给带走。

其实他挺想在一片桃花里安眠的,大概这是个挺难实现的幻想。

也不知道五两桃花还能不能换来个良人了。

反正他江波涛是百般地求月老也求不来这份姻缘。




阳春白雪。

雪地里印着一个个深深的脚印,掺杂着血迹,衬得一旁桃花十分触目惊心。

江波涛已经走了整整五天五夜了,除却在雪地里睡觉的时间,他大概加起来要有三天没吃过正常东西了。大概他全身上下除了临走时从微草堂顺来的一把中药,算是一无所有。

他自认对东上国地形熟得像小时候背三字经,却还是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哪个鬼地方。

一片桃花,稀稀拉拉地落着花瓣。一路上来没遇到一个人,倒是见着了好几只狸子。要不是没力气了,他是真想抓那么几只抱在怀里,还能取取暖。

可惜这冰天雪地的怪地方,说不准再走下去连狸子也找不着了。

江波涛抹了把鼻子上的血,又是一副赴死的表情狠狠塞了一把中药。他对微草堂那些稀奇古怪的药并没有研究,当天随手抓了一把,味儿苦还十分具有嚼劲。

他打了个喷嚏,裹了裹身上的毯子。江波涛觉得自己这几天来吃得中药大概抵得上过去十几年吃得所有大补汤的份了。

也不知道是太补而产生错觉,还是他已经升了天,眼前桃花纷纷扬扬地被雪夹带着落下,头顶上阳光明媚,却愣是没有一点儿温度。

或许是人一挨冻连反应都慢了许多,以至于江波涛走到现在才发现眼前情景的不同寻常。

现在...是阳春三月...是吧?

他愣愣地盯着不远处那棵巨大的桃树,吞了口口水。

桃花啊。

江波涛一把藏起中药,晃晃悠悠地朝前走了两步,却又头脑发晕、重心不稳地跪倒在地。


树下似乎坐着一个人。

江波涛闭上眼睛之前迷迷糊糊地想。



周泽楷是出来取五两桃花回去交差的,只可惜今年桃花都开得极其地小,四五朵凑在一起不是五两四就是四两八,怎么也都凑不上五两。

偏生方明华又极为严谨,这五两桃花多一不得,少一不能。周泽楷只得坐在桃树下发呆,心想怎么掺点儿草叶儿进去混出个五两来。

虽然这点小心思他以前也常有,但周泽楷也是个不怕事的,被方明华识破一次还会有下一次,这样来来回回也不知蒙混了几次。

不过也亏得方明华对他宽松,要是像吕泊远那样的,大概得罚着饿肚子饿个一天。

想想得不吃东西捱过一天,周泽楷就觉得浑身发怵。


可是真的好冷呀......


周泽楷没忍住打了个喷嚏,把桃花吹得四零五散的,有些后悔没听吴启的话多加件衣服再出来。

可桃花还没找齐。

他很是惆怅地望着一地散落的桃花,又只好认命地坐下,却懒得再去碰它们一碰。

不如发呆。


所以吴启常神神叨叨地跟他说要常常出去,说不准哪天就能捡回一个漂亮的大姑娘。

周泽楷用自己的白袍子擦了擦江波涛全是血迹的脸,像个看新事物的小孩子,觉得十分新奇。

这些年轮回庄上很少来客人,突然误闯进来一个这么狼狈的家伙,周泽楷有些兴奋。

虽然这个人衣衫褴褛而且满身血污,但这并不能阻止周泽楷想把他带回宅子里的决心。

就是没想到这个公子看起来不高,偏生背起来还这么重。

周泽楷皱着眉摇摇晃晃地背起江波涛,心想他从小得吃了多少补药才能吃得这么壮实。

真想把这家伙丢在雪地里不管。

周泽楷嘟囔了声,还是乖乖地向着庄里艰难走去。



-TBC-

评论(6)
热度(62)

© 狐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