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不常在。

轮回大喇叭开始广播啦

在名朋写写小日常写了一段,就想来lof上补个全文。

对,那个喝了假酒的周泽楷就是我。


□□□□□□□□□我的文章没有草稿,每一发都是掉粉现场□□□□□□□□□


轮回有个大喇叭。

跟红领巾广播站开始广播啦的喇叭有点不同。

比如说这个喇叭遍布俱乐部各地。

比如说这个喇叭不放红领巾。

比如说这个喇叭只用来寻找走失的孙翔。

但其实,这个喇叭,不是一般的喇叭。

24k镀金话筒,镶上不知道多小的钻石,音质5A级别,还附带全自动KTV点歌功能。

经理一开始装的时候,只是为了在主席下访轮回的时候装装x。

可是当他把广播室的钥匙交给队员们的时候,这个喇叭。

就仿佛喝了假酒。

他变成了一个假喇叭。


喇叭使用频率最高的时候,其实跟杜明息息相关。

当他每次去H市找唐柔回归的时候,这个喇叭,就发挥了他最大的作用。

北京时间03:30。

24小时计时法。

广播室的门被咔擦一下打开了。


周泽楷在宿舍睡得真香,吧唧吧唧流着口水,想着轮回对街的肠粉怎么会那么好吃。

下一秒,他就被吓得从床上滚了下去。

“大家好,我是杜明。”

“今天为大家带来一首《爱情买卖》”

“祭奠那些年我们爱过的卖火柴的小女孩。”

周泽楷打着哈欠哆哆嗦嗦爬上床,杜明一开口,他又掉下来了。

“你出卖我的爱!”

“你背了良心债!”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

“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换回来!”

周泽楷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他觉得杜明可能吃了假肠粉。

然后,他就听了的吴启在隔壁也开始吼“放手你的爱!”

不眠之夜啊...

周泽楷望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第二天,吕泊远敲开了他的门,哭丧着脸扑上了周泽楷柔软的大床。

“队长!魔音贯耳啊!我现在满脑子还是放手你的爱!”

周泽楷睡得也不是很好,联盟第一脸上面挂着俩浓浓的黑眼圈。

吕泊远哭天喊地地说杜明简直是残害人民群众心目中的男神,周泽楷给吕泊远一个赞同的微笑,心里面对杜明发出一连串的呵呵呵呵呵呵。

但是杜明他,生龙活虎。

“队长队长队长我们今天去吃对街的肠粉好不好啊!”

周泽楷看了他一眼。

意味深长地笑了。


去你的小笼包。

枪王我要睡觉。


可是这还没有结束。

24时计时法。

北京时间02:46.

“现在,我为大家带来一首《对面的女孩你看过来》”

“送给那些年我们隔壁的女孩。”

周泽楷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把无浪的抱枕扔到了床下。

吴启在隔壁弹着不知道从哪搜罗来的吉他。

巴拉巴拉也跟着广播唱起来。

“对面的女孩你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

周泽楷趴在床上,在粉丝意淫中才有的呆毛吧嗒一声耷拉在头上。

这歌其实他也很喜欢,以前周妈妈浇花的时候总爱哼。

可是杜明如果唱在调上,那也就算了。

一个小时以后。

周泽楷把枕头扔开,露出自己绝望的脑袋。

杜明唱这歌已经整整一个小时了,调还飞到了天边。

隔壁的吴启也是越唱越来劲,吉他也不弹了,用摔的。

周泽楷不负众望地在凌晨四点半听到了吕泊远的敲门声。

用孙翔的话来形容,吕泊远现在的状态就是。

步伐凌乱,神色飘忽,一副喝了假酒的模样。

吕泊远狠心累地倒在周泽楷床上,悲愤控诉:

“ 我怀疑我进了假轮回。”

周泽楷千言万语凝成一个字,与吕泊远两两相望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忧伤。

“嗯!”



第三天。

周泽楷敲响了吴启的房门。

“启。”

周泽楷很努力地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尽管他看起来还是很亲切。

吴启不是很吃这一套,最近不知道被杜明灌输了什么思想,总是特别文艺的45°望天。

周泽楷刚想开口,吴启就淡淡回望了一眼自家队长。

开始讲述起了他玫瑰一般美丽的爱情。

还是初恋。

然后周泽楷听了三个小时吴启怎么暗恋人家姑娘人家姑娘怎么拒绝他又怎么在他面前秀恩爱让他觉得践踏他的尊严可是人家姑娘好漂亮好温柔好可爱他还是很喜欢的长篇虐心狗血恋情。

最后,吴启哗啦啦地看向自家队长,凄凄惨惨戚戚。

队长,你一定没有体验过这种滋味。

周泽楷听着迷迷糊糊的,顺便就点了点头。

您的好友吴启收到暴击x10086+队长迷妹数量。




第四个晚上。

周泽楷选择敲响江波涛的房门。

当副队怀着亲切友善地微笑开门的时候,之后最快觉得自己仿佛见到了天使。

略过在江波涛床上和江波涛听了一晚上单身情歌之外,周泽楷这一个晚上还是很充实的。

以前周泽楷就很喜欢来自家副队房间蹭睡,扬言有一种妈妈的感觉。于是他仗着江副队的无可奈何,睡了江波涛的床,睡了江波涛的垫子,睡了江波涛的沙发。

或者说,除了江波涛没睡过,周泽楷几乎是睡了这个房间的所有东西。

于是还没被周泽楷睡过或者自己睡过周泽楷的江波涛友善表示。

好的,我每天回去跟小明说明情况。

副队。

联盟的财富。

世界的财宝。

热情沙漠里的一把火。

烧飞了我整片雨林。

周泽楷很是高兴。

终于有觉睡了。


天真,太天真。



第五个晚上。

24小时计时法。

凌晨...

还是那个三点半。

周泽楷躺在自己床上,睡得正香。

广播室的门被咔哒一声打开。

喇叭开始发出呲啦呲啦的声响。

“大家好,这里是江波涛。”

周泽楷一个激灵腾地一下就醒过来了。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

“一个美好的时刻。”

周泽楷趴在床上,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

“下面,我为大家带来一首应景的。”

“《死了都要爱》。”

......

到底哪里应景了。

周泽楷打了个哈欠,觉得今晚又是个不眠之夜。

隔壁的吴启又开始跟着撕心裂肺的吼,他大概是又想起了自己玫瑰一样的初恋。

喇叭里不断响着“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震撼心扉。

江波涛的调很准,比起杜明那真是好听了很多。

可惜周泽楷只觉得自己的耳朵要瞎了。

虽然副队是很好,可是他更喜欢睡觉。



第六天,周泽楷打开了房门。

吕泊远的黑眼圈更加浓重了,他一进门,就直接倒在周泽楷的床上了。

周泽楷觉得作为一队之长,自己有必要拯救泊远于水火之中。

目睹昨天江波涛被拐骗现场的方明华正好路过,一个邓摇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悲愤。

回到昨天。

江波涛一脸凝重地坐在了杜明面前,顺手从他碗里顺走一个鸡腿。

杜明抬头看了看江波涛,决定低下头继续吃饭。

“咳咳。”

江波涛敲了敲桌子。

杜明再次抬起了头。

“小明啊。”江波涛语重心长地开了口,“深更半夜扰民不好啊。”

杜明吧嗒吧嗒啃着鸡腿,把手机递给了江波涛。

江波涛刚想说话,就被手机吸引住了。

然后。

然后晚上就这样了。


“所以副队到底看到了什么?”

吕泊远举起了手,对着方明华无力提问。

“我也不清楚啊,当时没敢凑上去看。”

吕泊远闻言瘫倒,挣扎来挣扎去却是懒得坐起来了。



好吧,那只能跳到第六天晚上了。

“一首《爱久见人心》。”

“想你大概还没有睡觉。”

“最后闹上一天,明天就可以睡个好觉了。”

“那,要是听懂我是什么意思,来找我。”

经过了五天的磨练周泽楷已经养成了凌晨三点半睡不着的好习惯,此时听到副队的声音也并没有觉得多闹心。

江波涛很罕见了选了首和昨天画风不同的歌,认认真真唱了起来。

周泽楷抱着无浪的抱枕,也很罕见的发现隔壁的吴启没有跟着一起唱歌。

他觉得吴启估计是忘记回忆他玫瑰一样的爱情了。

现在玫瑰一样的爱情大概降临到自己身上了。




第七天。

北京时间。

“这,周。”

“《情歌》。”

“我愿意。”





-FIN.-


Q:所以皮皮看的到底是什么。

A:江周同人文呀。

Q:诶那为什么会唱《死了都要爱》?

A;..是BE。超刀子的那种,哗啦哗啦往心上插。

Q:孙翔被喇叭烦到了吗??

A:哈哈哈这个真没有,习习睡得特别香。

Q:我以为这是一篇段子,最后???

A:说这是一篇江周文你们可能不信。我也不信。


□□□□□□□□□我的文章没有草稿,每一发都是掉粉现场□□□□□□□□□


其实昨天凌晨一点就快写好了,可是电脑喝了假酒,怎么开也开不开,小花仙果然不能多玩,遭天谴了。

拿出找工人师傅重装了一下,晚上九点左右才拿回来,因为是重装所以所有程序全没了,文包都没了,虽然做好准备了但也很惆怅。还好草稿在,反倒没什么心情给他写下去了。

找那两首歌的时候其实找了好久,一开始想用歌名表白法,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包括文中提到的那两首,其实点开是超链接。

那首《爱久见人心》听到是觉得很适合皮皮,但不是契合。关于小周那首,还是觉得声音不够纯。但找不到更加适合了的。

然后是曾经头脑一热也想拿来的曲子,都好听,但是没用。

橘子汽水》(江)    《我愿意》(周)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 ( 18 )
热度 ( 242 )
 

© 狐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