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三。

“如有毁约,天诛地灭,好不好?”

【林方】天凉好个秋

*生日快乐啊我的方锐

*1:00的场子,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前后画风明显不符。

*BGM:梁静茹-知多少


*喂,林敬言,一个鸡蛋可以画无数次,一场爱情能吗。



方锐被烟呛得咳嗽了好几声。

N市街头挺冷的,冷得他甚至不愿意向着光亮处走近。

他裹了裹身上的大衣,终究还是没进呼啸俱乐部。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到这来。

这里的梦,明明全碎了啊。




叶修找了方锐很久了。

前天晚上吃完饭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他想了想方锐身上那几件单薄的衣服,终究还是叹了口气,自认倒霉。

“老板娘,打林敬言电话。”



方锐自认为自己不算是个太不讲理的人,甚至于有些时候,他比任何人都理性。

可他想林敬言。

或者说,想的是他们的以前。

N市算不得多冷,但仅凭一件大衣想撑过去却也是极其困难的。方锐身上的钱差不多用完了,他对着手哈了口气,慢慢坐到一旁的木椅上。

他还是幼稚的。

明明什么都没有成长。

怎么敢去见林敬言。


好多时候,他都以为林敬言是他的一个梦。

有些梦,美在永远握不到啊。


他有点迷糊。

他第一次认识林敬言,其实在更久以前。

同样是在N市的冬天,他身无分文地坐在木椅上。

那个男人笑眯眯地坐在他旁边给他披上自己的外套,他说,加油啊。

他的声音很暖,暖到人心里去了。

他是第一个跟方锐说加油的人。

也是第一个不去反对他打荣耀的人。

方锐裹好大衣,愣愣地盯着他,过了好久,才答非所问地笑了声:

“你笑起来真好看。”

他想世界上大概是有一见钟情这种东西的,不然他怎么可能为了这个人,转去呼啸。

林敬言不知道,方锐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才来到呼啸。

可林敬言好像又知道,从方锐站在俱乐部门口对着他露出一个微笑开始。

林敬言明明什么都知道。

可还是留方锐一个人,自作多情到现在。


方锐打了个喷嚏。

他觉得自己傻乎乎地跑来N市干嘛啊,老林明明在Q市啊。

不对。

他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脸。

我干嘛要去找老林啊。


方锐依旧忘不了自己那几年的小心翼翼。

他本来也不是什么喜欢藏着掖着的人。

可他怂。

他不敢。

至少他现在还可以以朋友的名义赖着林敬言不放,但他又不得不保持距离。他怕自己离这个男人太近了,一不小心,全说出来了。

少年的心性,方锐到底是藏不住事的。


一开始越是当心,等这种感情再也藏不住时,就越是伤人心。


林敬言一字一顿、清清楚楚地告诉他,对不起。


方锐知道,从那一刻开始,他就该放下那份感情了。

他本以为,自己对林敬言的感情不过是昙花一现,这段日子过去了,就淡了。

他一直是这样以为的。

直到他再次见到林敬言,哪怕是隔着观众席远远地看他一眼,都忍不住想要跑上去,狠狠地拥抱他。


他曾经看过一篇帖子。

林敬言转会去霸图那会儿,一群人在那声讨他。

方锐开着二十三个小号跟他们对骂了一个下午,可等林敬言走的时候,他巴不得扇他一巴掌。

准确来说,林敬言是自己一个人悄悄离开的。

等方锐发现了,那宿舍早已空空如也,仿佛从未有人踏足过。

他发现自己哭不出来。

理智告诉他不要伤心不要闹,林敬言还有更好的未来。

可方锐还是没忍住。

他拿出手机给林敬言发了条短信,然后赌气一样的把自己号码换掉了。

他说。

林敬言。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他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


方锐有些伤感。

他觉得自己好不容易回一趟N市至少应该是高高兴兴的。

可他高兴不起来。

这儿到处都是林敬言的影子。

他突然想笑。

可他笑着笑着就哭了。


他一如许多年前的那个寒夜,一个人在N市的躺椅上身无分文的发抖。

可惜这次不会有人给他盖上衣服。


方锐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三点了。

天花板上空荡荡地悬着一顶吊灯,墙壁上张牙舞爪地四个大字“呼啸冠军”这么多年了,依旧没有被人擦去。

他呆呆地躺在床上,阳台上传来唐昊有些不耐烦的语气。



“没醒呢,昨晚上吵得我一夜没能睡觉。”

——“哟,他还打呼噜呢?”

“得了吧,人一直喊你名字。”

——“我名字?”

“对啊,一直队长队长地在那叫。要不是知道他是方锐我还以为黄少天过来了。”

——“诶我说,唐昊你这智商不行啊?人喊得那是林敬言。”

“说起来,林敬言呢?他也不管管?”

——他倒是想管啊,你床上躺着的那个倔得很啊管不了。

“什么叫我床上躺着的那个?别被人给误会了啊。”

——“哎哟不好了,你说啥?方锐昨天抱着你一直喊你队长?”

“哈?”

——“还嚷嚷着要抱你?你俩还亲上了?”

“??等等叶...”

——“他自己还脱衣服啊这么主动?”

唐昊大概有点眉目了。

他看了眼还躺在床上装死尸的方锐,索性给顺水推了个舟。

“对,现在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

“对啊挺可爱的,昨天还脸红了来着。”

“我也没想到方前辈有这么让人忍不住的一面啊。”



方锐躺在床上,越听越不对劲。

这孩子讲的是我呢?

我赤身裸体地躺在他床上?

还tm脸红了?

等等唐昊???


方锐急了,没穿鞋子就蹭蹭蹭跑到阳台上结果正好对上唐昊有些诧异的目光。

“他醒了。”

——“哦——”

电话那边的叶修传来意味深长地一个字,示意唐昊差不多可以来最后一波会心一击。

唐昊也不是个蠢人,直接抬手招呼方锐过来,一脚狠狠踩他脚上。


“痛!!!!”


方锐的五官几乎都扭曲在了一起,他在心里冲着唐昊狠狠比了个中指。

他本想发出声音却被唐昊一把捂住嘴巴。


电话另一边传来林敬言有些心急的声音:“哪疼啊?”

唐昊也管不上方锐,直接替他回了句:“腰疼。”就干净利落地啪嗒挂断了电话。

另一旁的方锐依旧在捂着脚嗷嗷直叫:

“唐昊你为老不尊啊你!”

唐昊也懒得跟他废话,直接拽过方锐就往床上一丢:

“你再睡会儿吧,饿了就自己去食堂,我还要训练。”


哦,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哎等等,你刚跟谁打电话呢?”

“我妈。”

唐昊抓起一旁椅子上的队服,一把套了上去。

方锐坐在床上饶有兴趣地盯着他看,似乎是要看出什么花样来。

唐昊被他盯烦了,让他有话快点说。

方锐躺在床上被被角掖得严严实实的,嘴上依旧是忍不住嘲讽起来:

“哟你是不是没女朋友了所以拉方哥我来当垫背的啊?”

“呵呵。”

唐昊摔门而去。


其实陈果那天打电话给林敬言的时候,林敬言就已经在H市了。

退役之后他干脆去当了个自由撰稿人,整天来来往往各地采风,日子过得也是滋润。

他不是没有想过去找方锐。

可又觉得一见到他,自己又会忍不住,再去招惹那个小孩。

他是诧异的,刚从国外回来就被张佳乐的加急快递吓得匆匆忙忙打开盒子,一看,一叠报纸。

还全是方锐的负面新闻。

他随随便便看了一张,就被头条的标题吓得惊慌。

“惊爆!兴欣王牌选手方锐当众殴打记者,前途堪忧!”

他没去看大体内容,定了张飞机票当晚飞去了H市。


等他接到陈果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半了。

陈果显然有些疲惫不堪,语气却焦急得很,她甚至来不及和林敬言多客套一句,开头就直截了当地问,方锐在不在你哪?

林敬言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了。


等他到达兴欣网吧的时候,一楼只剩下了叶修一个人。

陈果三天没怎么合眼了,也被叶修赶着去睡觉了。

林敬言被烟呛得咳嗽了几声。

叶修坐在椅子上吞云吐雾,一副安详的样子。林敬言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就这么一直看着他。

他知道叶修在思考对策。


兴欣网吧的地理位置算不上顶好,怕是扰民,陈果把一楼的灯全部都关掉了。

叶修面前的那台电脑发着微微的亮光,照得林敬言却是心慌。

他不知道方锐能到哪里去。

多少年了,他曾以为他是最了解他的人。

时过境迁,林敬言没有了这样的自信。


方锐在呼啸也离家出走过一次。

他记得这个少年被他拒绝之后,眼睛里的亮光渐渐黯淡了下去。

他想去抱抱他,可是不行。

方锐还太小。

他只是一时兴起。

林敬言警告过自己无数次,却没想到方锐会做得那样决绝。

那天,他几乎翻遍了整个N市,最后才发现,方锐蹲在夫子庙前,看一个小姑娘吃棉花糖,不时地擦擦自己的口水。

林敬言被搞得没了脾气。

他只好掏出钱来买了三根不同颜色的棉花糖,在方锐面前晃啊晃。

方锐回过头愣愣地看着他,眼睛还是红通通的。

最后他还是接过了棉花糖。

林敬言很少看见方锐那么安静地吃着东西。

他吃得好慢好慢,慢到糖都化了,天也黑了。

他听见方锐轻轻叹了口气,却还在竭力保持轻松的语气。

他说。

林敬言,你可不可以对我差点啊。你这样我会以为你喜欢我的。


方锐第一次喊他林敬言。


林敬言有些微愣,他看着面前这个少年,只想狠狠打自己一巴掌。他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笑着回答他:“好啊。”

方锐站起了身,把剩下的棉花糖扔进了垃圾桶。

林敬言见天凉了,习惯性地脱下外套往方锐身上披,却被人一手挡住。

“老林,不用了。”


林敬言跟在方锐后面踩着他的影子慢慢往俱乐部走,他觉得这个少年长大了,不是他林敬言的了。

本来就不该是。

他想起方锐最后对他说的话。

他也在后面轻轻叹了口气。

我确实是喜欢你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敬言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透亮了。

叶修站在门口,举着手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林敬言随便吃了点饭,对陈果道了谢便快步走向叶修那边。

叶修见他来了,也不说话,朝他招招手表示自己看到了,然后接着举着手机和那边的人聊了起来。


“他倒是想管啊,你床上躺着的那个倔得很啊管不了。”

林敬言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叶修一脸的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觉得有些大事不妙。

叶修见此情况挑了挑眉,更加大声地说了起来。

“哎哟不好了,你说啥?方锐昨天抱着你一直喊你队长?”

林敬言坐不住了, 他急急忙忙地跑去叶修那,却听那人又来一句:

“还嚷嚷着要抱你?你俩还亲上了?”

叶修见林敬言上了套,装出一副怜悯的样子,打开了免提。

电话里传来唐昊颇为无奈的声音:

“对,现在赤身裸体地躺在床上。”

“对啊挺可爱的,昨天还脸红了来着。”

“我也没想到方前辈有这么让人忍不住的一面啊。”



林敬言的心情有些复杂了。

叶修觉得有趣,看着林敬言想开口又不知道怎么说的表情心里笑得发颤。

突然唐昊慢悠悠来了一句,他醒了。

叶修很是意味深长地“哦”了声,觉得以唐昊的智商还是能接收到自己信号的。

电话那边突然传来方锐一声撕心裂肺地“痛!!!!”

林敬言也顾不得外人在场,下意识就问了句:“哪儿疼啊?”

结果就听见唐昊冷冷淡淡地回了个:“腰疼。”然后挂断了电话。


叶修深沉地看了林敬言一眼,示意这是沐橙的手机哥要去还手机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果不其然,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林敬言已经踏上了奔向N市的列车了。



方锐这几天过得挺滋润。

说句实在话,呼啸的伙食比起兴欣来简直是天堂。

唐昊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方锐,却又口嫌体正直地推过去一盘红烧肉:

“你几天没吃饭了?”

方锐一口米饭一大口肉,含糊不清地回答他:

“三天了。”

唐昊觉得面前这个人真可怕。

兴欣怎么就没被他吃穷呢。

“对了,唐昊。”

“嗯?”

唐昊被方锐那么一打断索性也不去想了,淡淡应了声等待他的下文。

“你们这有水吗,我给噎着了。”

......

靠。

唐昊起身去给这个麻烦的家伙倒了杯水。


“我说方锐。”

待方锐一杯水咕嘟咕嘟灌下去之后,唐昊开了口。

“咋啦?”

方锐夹了块红烧肉,又加了一碗饭。

“你那些新闻到底怎么传出来的啊?”

“噗。”

方锐一口饭全给喷了出来。

唐昊只好黑着脸给他收拾了桌子。

就当他以为方锐不会回答了,才听见这家伙漫不经心地来了句:

“他们说老林是个拖后腿的。”

唐昊停下了手中的活。

“他才不是。”

“一直都不是。”

“他们凭什么这么说啊。”


唐昊觉得方锐有时候太小孩子心性了。

跟他的脸一样,二十几岁的人了,还长得跟个高中生一样。

估计也只有高中生才会因为这原因打人了。

他叹了口气,不知道怎么去说方锐,却听见他又淡淡补充了一句:

“我也不想打啊,可我忍不住。”

方锐正模正经地放下筷子,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

“你想啊,第一呢,我这样损害战队形象。”

“第二呢,还给老板娘添麻烦。”

“第三呢,我估计我现在所有的代言都被撤走了,今年经费估计又得少了。”

“还有第四啊,俱乐部那里天天围满记者,还扰民。”

唐昊看着方锐认认真真地数着害处忍不住问了句:“那你自己呢?”

“我?”

方锐盯着面前的白米饭想了好一会儿,傻笑了起来。

“我又没啥形象,能损害什么东西啊。”



林敬言赶到食堂的时候,唐昊正在给方锐夹鸡腿。

林敬言在食堂大门旁有些尴尬,进去也不是,不进去也不是。

唐昊也不是方锐那么迟钝的人,林敬言缩在门后的身影他倒是用余光瞄到了。

“你多吃点,昨天太累,要补补。”

方锐倒是没意识到这句话那里不对,接过鸡腿道了声谢,然后又开始啃了起来。


林敬言没沉得住气。

好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走那样的小孩子心性,可林敬言并不想去控制它。

他有些生气地走到方锐面前。

方锐嘴里的鸡腿不负众望地掉了下来。

“...老...老...老林??!”


唐昊见林敬言来了,耸了耸肩,披上队服就走了出去。

“对了方锐。”

唐昊回头,

“这就是我妈。”

方锐目瞪口呆。




事实证明,食堂不是一个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至少对于林敬言来说,绝对不是。



他看着方锐闷头吃饭,不知怎样去开口。

林敬言很少有这么冲动的时候。

他一向不去冒险。

可他今天不计后果地跑来找自己面前这个人,连一点退路都没给自己留。

林敬言觉得,自己大概疯了。


倒是方锐,反而无所谓了。

秉承着叶修的思想,方锐告诫自己“反正林敬言也不喜欢我我跟唐昊就算发生了点什么他也不生气”的思想,高高兴兴地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

然后他就看见林敬言往自己这里推来个东西。


“什么东西啊?”

方锐吃完最后一口饭,把面前这个盒子拿到眼前仔细端详。

于是他黑了脸。


“治腰疼的,你试试?”


“我跟他没...”


“好好好我知道我又不拦着,现在都什么社会了我还能当个封建家长啊?”

林敬言努力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对着方锐扯出了个微笑。


“你真不拦着...?”

方锐神情复杂地看向林敬言。

林敬言点点头,摆了个祝福的手势。


“行。你手机借我用用。”

方锐倒是有点窝火了。也不客气,直接抢了林敬言的手机找到唐昊的电话就打了过去。


“唐昊。”

——“..方锐?”

“是我。”

方锐看了眼林敬言,努力上扬起嘴角。

——“有事啊?”

“你昨天上了我。”

——“等等?你说啥?”

“你要对我负责。”

——“不是我说..你跟林敬言又怎么了?”

“我还被你干到腰疼。”

——“......”

“你得负责啊。”

——“方锐你要冷静啊你?”

——“喂???喂???”

方锐啪嗒一声挂了电话。

林敬言站不住脚了。

他极其镇定地把自己手里那瓶被捏到变形的矿泉水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扯着方锐的收就往门外走。


“你扯我干嘛?你不是挺开心挺高兴的?”

林敬言没说话,只是拉着方锐一直走一直走,硬是不顾身后人的强硬挣脱,把人带到了小巷子里。

林敬言觉得,自己可能要做一个封建家长该做的事情了。

“方锐,这条路很难走。”

“我知道。”

方锐甩开林敬言手臂,颇有些孩子气地瞧着他。

“你不喜欢他。”

林敬言也不恼,平复了下心情,对着面前的人好生规劝起来。

“你凭什么说我不喜欢他?”

方锐怒了。

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明明从头到尾不要自己的是他林敬言,勾自己的还是他林敬言,现在连自己对象都要管的又是他林敬言。

林敬言林敬言林敬言全是林敬言,你还真以为你是我爸啊。

方锐有些烦地扯了扯衣服,准备离开巷子。

林敬言突然一把扯过他,直接把人压到墙角,亲了上去。


方锐一直很喜欢林敬言身上的味道。

他觉得林敬言带着一种阳光的气味。

记不清是几年前,他还是个不大的少年,那时候林敬言比他高了半个头。

方锐就这么仰着头看着他,他说,老林,我要跟你当搭档。

他是不怕换职业的。

他先跟林敬言并肩。

这份心情,从开始到现在,从未变过。

方锐有时候想,自己为了林敬言,是不是什么都干得出来。

哪怕三天不睡天天窝训练室做基础训练。

他记得啊,他是在阳光下睡着的。

林敬言在身边,就特别安心。

好像家就在身边一样。


方锐不知道自己在胡思乱想什么。他只知道林敬言放了手。

林敬言的眼睛弯弯的,好看极了。

他轻声跟方锐说:

“因为你喜欢我啊。”



方锐觉得自己挺傻的,平时连叶修都能怼翻的人,一遇上林敬言就没了辙。

真的,半点办法都没有。

他想自己还是喜欢他的。

不是一时兴起,不是突发兴致。

他方锐喜欢了林敬言这么多年,七年之痒过去了八年之痛也过去了,他对面前这个男人依旧毫无招架力。


他听林敬言在他旁边一句一句地说着,一句一句地数着。

他说这条路很难走,但是他喜欢。

他说别人怎么看他的没关系,我不觉得他拖后腿就可以了。

他说他好几年前就喜欢我了,但怕我是突然兴起。

他说要跟我在一起很久很久。


林敬言坐在那张木椅上,午后的阳光洒在他身上。


他还说。

不管唐昊跟你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介意。


等等老林??

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啊!

你信我啊!





嗨呀。

唐昊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衣服,吸了口气。


天凉好个秋哟。




*写到后半段真的是感觉整个人神经病。

*等下周会按惯例分上下发一遍,手机党加载不出来的不急/等等加载不出来怎么看见这句话??

*我最好的方锐,生日快乐呀。

评论(13)
热度(208)

© 狐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