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三。

点吗,起得身嘛?

[双花]你曾是少年

收录于“那些遇见的”系列,春花篇。

谨以此文,献给我所遇见的张佳乐。

关于系列的介绍,将稍后附上。

BGM:你曾是少年/这里找不到《山河已无恙》的链接,如有条件,还是推荐食用《山河已无恙》作为BGM。

配合食用效果更佳。


我最好的繁花血景。

*写到自己眼睛酸系列

□□□□□□□□□你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孙哲平第一次遇到张佳乐的时候,感慨得很。

他看着面前的少年笑得眉眼弯弯,整个嘴角都沾上了冰激凌的味道。

他接过他的行李箱,带他走出机场。

孙哲平轻笑了声:

“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爱吃冰激凌。”


后来,在百花的时候,张佳乐就没少吃过冰激凌。

孙哲平后来说,他在百花所有赚来的积蓄几乎都花在买冰激凌身上了。


张佳乐爱吃冰激凌。

香芋味的那种。

又香又甜,软得不行。


后来,孙哲平在无数个冰激凌的夏天中,带着张佳乐枪响,雷鸣,剑起。

他记得那会儿是张佳乐笑得最肆意的日子,他俩因为同一个梦想奔走于城市之间,住过出租屋,吃了无数桶泡面,条件最差的时候窝在网吧里帮人代练,张佳乐说孙哲平那会儿有个很清奇的称号,叫“世界第一初练”。

孙哲平斜瞥了一眼张佳乐,果断捂住了他的嘴心想下次不带他来出席发布会了,


可惜也没有下次了。


人老了就总爱絮叨,孙哲平也不例外。

他常常说张佳乐那时候傻到要死,睡觉总爱踢被子,因为贪凉常把自己弄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

他说张佳乐特别容易满足,打他一巴掌再给他一颗糖都能偷着乐好半天。别人好几次问他,张佳乐被卖了是不是还会替别人数钱。孙哲平摇着头特别肯定地说不是,他说。

不可能,张佳乐数学不好,替人数钱估计都没人敢要。

那问问题的人笑得一口水喷了出来,孙哲平做着手操悠悠地补上一句:

“有我在,他没可能被卖走。”


张佳乐说孙哲平特别烦,跟老妈子是的。

你要跟他说孙哲平又高冷又霸气,他肯定特别怨愤地反驳你。

大孙烦到死好吗!

张佳乐说孙哲平的口头禅就是“你都...怎么还...”

用得连贯到张佳乐都以为他语文的造句做得特别好,直到他有一次看见孙哲平小学语文的五分试卷,捶着他的手臂笑到停不下来。

孙哲平就淡淡地翻出一打有些年头的数学试卷,张佳乐一看,不说话了。

这人是怪物吗数学次次满分?

扯远了。

张佳乐在百花的时候,听到最多的话就是。

“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踢被子?”

“你都感冒了,怎么还不吃药?”

“这都冬天了,怎么还吃冰激凌?”

结果每次都变成了孙哲平给他盖上被子,孙哲平千哄万哄答应多买五个冰激凌让他吃药,孙哲平掏出钱包又去买冰激凌。

别人问张佳乐,如果孙哲平和冰激凌同时掉到水里。张佳乐还没等人问完,秒速抢答。

我选冰激凌!

最后自己又漫不经心地加上一句,反正是如果了,大孙不可能离开的也不可能掉到水里啊。


张佳乐记得孙哲平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都多大个人了,怎么还这么意气用事?

他当时就跑出去了,张佳乐本来也不是个会计较的人,可那次,他觉得孙哲平已经不是那个孙哲平了。

张佳乐是最后一个知道孙哲平手伤的。

还是通过媒体。

他记得等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医院大门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他拼命挤,可怎么也挤不进去。他是头一次觉得,自己离孙哲平这么远。

远到形同陌路。


张佳乐一向是不喜欢闪光灯的。

可他的出现必然会引发闪光灯的聚点。

他微微眯着眼,有些不习惯突如其来的亮度。他听到无数的记者在问,可他又好像听不真切。

“您的队长孙哲平被医院确诊为手伤,请问他是否会就此退役?”

“繁花血景是否将被终结?百花的新战术核心已经确定了吗?”

“作为他的搭档,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张佳乐摇摇晃晃地向医院大门挤,周围全是闪光灯的咔擦咔擦声,他心下有点苦涩,迷迷糊糊地想,他连他手伤都没跟我说,我哪知道那么多啊。


后来,张佳乐就真的忍不住了。

百花的发展百花的发展百花的发展你们就只知道百花的发展。

他想快步走进医院,却总是被一群记者拦住去路。

有人问他,孙哲平的手伤是何时开始有征兆的,这是否是百花多年来未能夺冠的原因?孙哲平是否成为百花战队的累赘?



张佳乐一拳打了上去。





孙哲平第二天看到报道,不知道怎么应答。

他对张佳乐说,你都多大个人了,能不能不要再意气用事。

然后张佳乐就跑出去了。

回来后只看到桌上被清了个干净,就留下一张空荡荡的字条。

对不起。


张佳乐掏出手机,给孙哲平发了条短信。他说。

孙哲平,你都多大个人了,怎么还玩离家出走这种戏码。

然后他把这个号码拉了黑。

孙哲平离家出走再没有回来过。



张佳乐曾无数次庆幸,他们后来又走到了一起。

敌人,对手,朋友。

却再也不是队友。

张佳乐问孙哲平,如果你有一天能回百花,你会回去吗。

孙哲平摇头,反问了他。

张佳乐突然就笑了。

不会。

他舔了口冰激凌。

我不会回去了。


他们的故事早已散场。

繁花血景如今的含义也不过是见证了一个盛世断送了一个王朝。

无人再知他们的年少轻狂,他们曾经的冠冕为王。



有人曾经做过一个调查,调查荣耀的封神组合有多了解对方。

孙哲平和张佳乐也是被应邀采访的。

张佳乐清清楚楚地记得孙哲平那天说了很多,他知道,他不知道的。

他说张佳乐喜欢踢被子,你一个晚上给他盖八十次被子他也能踢掉。

他说张佳乐其实很爱吃肉,但就是怎么吃都吃不胖。

他说张佳乐紧张的时候喜欢咬嘴唇,比赛那几天他的嘴唇都是肿的。

他说张佳乐特别爱吃冰激凌,就算你跟他有杀父之仇,给他一个冰激凌,什么都不是事。

他说张佳乐有一条红围巾,宝贝得很,天天要看一眼才能入睡。

他说张佳乐烧菜真的毫无天赋,买的盐都不够他用的。

他说张佳乐其实没有那么爱花钱,他的钱大部分都花在冰激凌上了。

他说张佳乐特别爱吃食堂的鸡腿饭,所以那个大妈走后他也不怎么爱去食堂了。

他说张佳乐特别怕苦,所以最讨厌吃药,但每次总把自己弄得重感冒。

他说张佳乐生活自理能力为零,他的所有技能点都加在玩荣耀上了。

他说张佳乐喜欢一个人深夜练习,他总认为自己做的还不够好。

他说张佳乐很懒,不喜欢吃苦,可他为了荣耀为了百花吃尽了所有苦。

他说张佳乐一辈子都在追求冠军,也一辈子都在拼尽全力不去拖后腿。

他说张佳乐一个人能过得很好,他会成长成一个强大的王。

他说张佳乐比任何人都要努力,比任何人都要不服输,也比任何人都要担得起冠军这个称号。

他说张佳乐本身就是一个王朝,一个神话,不必去羡慕其他人。

他说张佳乐这个人生来为王,无需加冕,他的四亚不过都是之前给予的磨难。

张佳乐可是世界冠军。

他还说。

张佳乐,对不起。

我欠你一个盛世,和一个繁花血景。


其实张佳乐都知道。

可他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孙哲平每天晚上都睡得不踏实就是为了要三更半夜起来给他盖被子。

他不知道孙哲平知道他爱吃肉特地下了血本买回一堆五花肉。

他不知道孙哲平看见他嘴唇肿了有多心疼于是每天去搜笑话一本正经地讲给自己听就是为了让张佳乐放松。

他不知道孙哲平的钱其实没有那么多,几乎全部省下来给他买冰激凌吃。

他不知道孙哲平自己一个人去学做鸡腿饭结果搞了半天还是一团糟。

他不知道孙哲平查了多久不算苦但有用的感冒药最后还要备上牛奶糖的用心。

他不知道孙哲平这么多年来因为照顾他已经变得人妻到不行。

他不知道孙哲平每次在他偷偷练习的时候都站在窗口陪着他生怕他突然睡着了着凉。

他不知道孙哲平把他想得有多好,又有多心疼他。

他不知道孙哲平当初的离开除了是迫不得已,还是不想阻碍他的发展。

他不知道孙哲平留的那三个对不起藏着多少说不出来的心酸。

他不知道孙哲平练了多久才能在他面前装得那么毫不在意。

他不知道那次采访。

孙哲平始终没有说出我喜欢你。



退役后,张佳乐当上了个作家。

好多读者都问他,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职业。

他说。

我有个很喜欢的人。

他语文不好。


你有多喜欢?

——很喜欢很喜欢。


后来,又出来了一个人。

笔名叫葬花。

专写游记的。

笔法苍凉,文章有力。

他特别爱写花,玫瑰、月季、君子兰,什么花都写。

有人问他,那你为什么从不写昆明的游记,那里是春城。

不写。

他说。

那里是我梦开始的地方,可现在梦醒了。



后来。

这两个作家都了无音讯。

一个死于疾病,另一个,再没人找得到他。



孙哲平待在墓园,手里捧着一束山茶花。

他轻轻叹了口气。

张佳乐,你都睡着了,怎么还这么蠢啊。

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


那句一辈子没来得及说出的告白,终究飘散在昆明的细雨中。


孙哲平有一瞬间,以为张佳乐在叫他。

他转头去看墓园旁边的湖。

他好像看到张佳乐站在湖中心,张开双手笑嘻嘻地想要拥抱他。

依旧是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笑得那么明媚,那么让人忧伤。

他走了过去,也伸开手臂。


张佳乐在笑,一直在笑。

他说大孙,我想吃冰激凌了。

孙哲平点头说好,我买给你吃。

他看见张佳乐笑得更开心了,牙齿白白的,显眼极了。


他离他越来越近。

他要去拥抱他。

可他触到了一片虚无。

他突然想起一句话。


——我想拥抱你,伸手在风里。






2052年,昔日荣耀第一狂剑百花战队前队长孙哲平溺于湖中,其死因至今为知。



□□□□□□□□□你笑,便面如春花,定是能感动人的,任他是谁。□□□□□□□□□



*山茶花:昆明市花。

..我一开始只是想在课间空余补上小甜饼。

给那个乐乐,顺便补上一句:

晚睡肾虚智商低。

然后。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40)
热度(266)

© 狐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