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三。

“如有毁约,天诛地灭,好不好?”

[江周]三瓶肾宝追周没烦恼

 @江周深夜六十分 

江周深夜六十分:

③故作镇定


题目和文风南辕北辙。


□□□□□□□□□我的文章没有草稿,每一发都是掉粉现场□□□□□□□□□



沉默。

无尽的沉默。

江波涛抬起头,看着在昏黄灯光下被晕染开来的画面。


哦。

挺合适的。


他想了想,转过了身。



周泽楷和灯下的女孩轻轻拥吻着。


江波涛缩在角落,裹了裹自己身上的衣服,心里盘算着明天天凉了该给队长加衣服了。



人们常说,喜欢是两个人的事情。

大错了。

风月不相干罢了。

江波涛喜欢周泽楷,只是在一次次故作冷静中不断徘徊,不断犹豫,最后看着人一步步远去,依旧保持着他脸上万年不变的微笑。

杜明不止一次地跟江波涛说过,他的这份万年冷静,最后只能成为自伤利器。



没办法啊。

他笑。

我不能让小周担心啊。




江波涛觉得自己快麻木了。

喜欢周泽楷的女孩子太多,周泽楷的女朋友也换过太多了。

江波涛一次次地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牵起其他女孩子的手,一次次地努力扯着嘴上的微笑。

“你好。”

江波涛朝面前的女孩笑了笑,顺手塞给了周泽楷一朵玫瑰。

“她会喜欢的。”



总有一天会溃不成军的。

江波涛颇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因为去玫瑰刺被伤着的手,转身走向医务室。

我已经快撑不住了。

他想。



可江波涛终究是江波涛。

那个自以为自己什么都能扛下去的江波涛。

所以他此刻只能对着周泽楷强装出一丝微笑。


真恶劣啊小周。

大冒险输了就选我来表白。

我要是当真了你就麻烦了啊。


江波涛喝尽了杯子里的酒,打趣了起来:

“那在一起吧。”


周泽楷有些没忍住愣了一下,接着就搂着杜明的肩笑个不停。

杜明对着江波涛耸了耸肩,俨然一副长者的模样。


副队,我就说,你所有的冷静最后只是伤己利器。

队长最多把它当作玩笑罢了。


嗯。

江波涛目送着周泽楷远去,淡淡然地又给自己倒了杯酒。

我乐意。


杜明有些感慨。




他是有自己的骄傲的。

江波涛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会低声下气去求情的人。

但他也未曾想过自己会爱得那么卑微。

他俯下身亲了亲周泽楷的眼角,帮人掖好了被角,转身离去。



停步。

江波涛预感到大事不妙。

自家队长紧紧抓着自己手腕不放,借着外面路灯微弱的灯光,江波涛清清楚楚看到周泽楷那一双亮闪闪的眼睛直勾勾地瞧着他。


犯规。


江波涛吻上去的时候,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两个字。


小周,太犯规了。




周泽楷在躲江波涛。

事已至此,道歉显然就很扯淡了。

难不成跟小周说自己当时被人灌了春药?

江波涛摇了摇头,很快地否定了这个想法。

啊,小周现在一定觉得他把我当队友我却想上他的想法很龌龊啊...

不对..

我已经上了他了啊...

江波涛有些烦躁地举起一枪穿云的手办,想了想还是舍不得砸,又安安静静地放回原处。

我还是去道歉吧...


然而江波涛根本找不到周泽楷人。

他现在只能苦笑着和杜明坐在一起,喝着肾宝。

“一瓶提神醒脑。”

“两瓶永不疲劳。”

“三瓶追周没烦恼。”

“肾宝味....等等,副队你词是不是错了。”

江波涛有些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

一口气灌下了三瓶肾宝。


(上面两段为什么这么毁画风...扯淡扯淡全部无视,继续我们的高大上)



等周泽楷主动来找江波涛的时候,三天已经过去了。

江波涛几乎已经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准备接受党和人民的审判了。


在一起吧。


啊?


江波涛有些愕然地抬起头。


我喜欢你。


......


溃不成军。


没办法故作镇定了啊。

江波涛的嘴角微微上扬,轻轻牵起了周泽楷的手。



小周。

我很早就开始喜欢你了。


嗯。

知道。


为什么不拒绝?


因为喜欢。





又名:江波涛暗恋了周泽楷三年,第三年周泽楷终于也发现自己其实是喜欢江波涛的了。



-FIN.-


□□□□□□□□□我的文章没有草稿,每一发都是掉粉现场□□□□□□□□□

注:这种类型的文章我也是没有尝试过,最相似的大概是那篇风花雪月。我个人是很喜欢这种风格的,读起来会很舒服,奈何笔力不健。同愿你食用愉快。

取名字真的好废干脆从文里捡一句话出来。

一小时赶出来的小短打,江周很美好。

姑娘们,晨安。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0)
热度(122)

© 狐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