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三。

“如有毁约,天诛地灭,好不好?”

[双鬼]何患无辞(FIN.)

今日主题:一错再错。

这里是主页君☞ @双鬼深夜60分 


很雷,非常小学生文笔。

================================================


吴羽策喜欢了李轩很久很久。

久到他甚至不知道他是一见钟情,还是再见倾心。

可是无论开头怎样。

最后的结局都将是无果的虚掩罪名。

吴羽策不在意,他甚至希望李轩可以永远不知道这件事情。


他一个人,承担所有罪名。

何患无辞。

                                                               ——引.





他是凌晨醒来的。

虚空的地理位置还算不错,远远地就能看见市中心那从未灭过的灯火,亮闪闪的,照得人心直发凉。

身侧睡着李轩。

平缓的呼吸传来,莫名让人心情安定。

吴羽策抿了抿唇,抚过了李轩的唇角,轻轻给他掖了掖被角,点上一支烟,往天台走去。


西安是个不夜城。

可夜晚的风依旧刮得人脸生疼。

吴羽策悠悠地把烟雾吐出来,脑子里依旧乱得可以。

他和李轩在一起三年了。

可一切都只能算是骗局。


三年前,随着虚空双鬼的盛世到来,盛宴鬼舞,巅峰虚空。圈内人一对一对的自我消化,可吴羽策依旧止步不前。

他越发喜欢李轩,却又越发地想要逃避。

他从来认为他是骄傲的,无论是在对职业的坚持中,还是在对虚空获胜的信念中,吴羽策从不低头,从不认输。

可面对李轩,他输得一败涂地。

纵他再坐怀不乱,也不是那个对漂亮姑娘毫无兴趣的柳下惠。他喜欢李轩,所以他只能躲。

他不可能像我那样,喜欢盖才捷就去穷追猛打。

他吴羽策不是李迅,他李轩也不是这个盖才捷。

吴羽策在笔记本上写过很多次,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李轩也能喜欢他,也能和他在一起。

后来的后来,他一错再错。


邪乎是肯定的,当吴羽策第二天醒来发现李轩一脸紧张地站在他房门口最后轻轻地说了句我喜欢你的时候,他好几次以为是梦境。

确实是梦境。

一个骗局。

吴羽策好几次想过,要不要就这样解除愿望好了,NOTEer的愿望是半年为一个期限的,只要之后不再提起这个愿望,那自然会解除。

可吴羽策最后没有。

他一次又一次地写下了这个愿望,整整六次。

直到今天,李轩醒来。

愿望又会再次失效。


吴羽策有时候搞不懂自己在做什么,他是喜欢李轩没错,可他要的绝对不是这样虚假的爱。

他一次次地想放下那支笔,扔到那本笔记本,可他根本做不到。

他喜欢李轩,想和他永远在一起。

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NOTEer的使用限制只有六次。

而吴羽策把这六次都用在了一个愿望上,本就是不理智的。

可是爱,哪来的理智。



吴羽策狠狠吸了口烟,想让自己再清醒一点。

这几年里,吴羽策也想过这一天总会到来,所以对于外界的猜测和谣言,他一向是回绝的,

他跟李轩的事,几乎是被天衣无缝地瞒了下去。

尽管,本来就不是真的。


他记得很清楚,他第一次见到李轩的时候。

那时候他提着个行李箱,在虚空俱乐部晃来晃去,就是找不到经理办公室,反倒是莫名闯入了虚空的后院。

那天,阳光很好。

他看见李轩远远地对他招了招手,脸上的笑意温暖得快让他承受不住,他说,

“我们虚空的那个鬼剑,早上好。”


后来,泥足深陷。

从李轩开始跟他的问好,时不时的关心再到感冒时细致入微的照顾,吴羽策几乎是无法抑制的,喜欢上了这个人。

藏了整整五年。


他自小没什么亲人在身边,父母都在法国做设计,他一直是一个人长大。又因着性子孤僻,向来没什么朋友。

李轩的那个笑,直直戳进心窝子。

等到吴羽策发现有点糟糕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虚空打入了季后赛,李轩被灌得神志不清趴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觉得已经来不及了。

他陷进去了。

他也藏不住了。


吴羽策本来以为距离和时间会是良药,至少比王不留行管用得多。

未想他躲了李轩那么久,就仿佛是在自找苦吃,一步一步,朝着泥潭义无反顾地走进去。

有点糟。


人常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可罪名如果被坐实了,吴羽策想逃也逃不掉。

何为无罪?何为无辞?

大概是自己困住自己的自讨苦吃。

活该。




吴羽策没有回房间。

他顺手地披了件风衣,就离开了俱乐部。

直到午时,李轩才见到吴羽策。


“阿策?”

李轩试探性地喊了声,他的副队好像一回来心情就不是很好的样子。吴羽策淡淡应了声,坐在电脑前,打开训练软件。

李轩见此也不再多话,心里却有些不安。

吴羽策很少把不开心展现在脸上,在这三年里,一次都没有。





李轩是知道的。

NOTEer的事情,甚至比吴羽策知道的更多。

但当他得知吴羽策的愿望的时候,内心不是不惊讶的。

平心而论,他对吴羽策的感情,真的是普通的兄弟感情,再无其他。

或许是出于玩心,李轩对于吴羽策的愿望欣然接受。

并且接受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乃至第六次。

直到次数用光为止。

若说吴羽策一错再错,不如说错得更离谱的是他自己。

他对于吴羽策的喜欢,原本是欲加之爱。

可他沉迷其中。

他喜欢看吴羽策与他在一起时脸颊微红的样子,也喜欢在吴羽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亲下他,他喜欢的原本是这场骗局,可如今。

他喜欢的到底是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李轩想。

他应该是喜欢上吴羽策了。

这个小心翼翼地对待他的人。

即使把感情藏得很好,也总会有一天喷涌而出。

不可抑制。




李轩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倒不是他不知道吴羽策对他的喜欢,而是他想让吴羽策静一静。

吴羽策必须理清楚,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很多人问我这个故事的结尾,到底是吴羽策逃避了一辈子,还是李轩抢先出击。

我时常会看着虚空俱乐部最上方的冠军奖杯,把那一张集体照仔仔细细地擦拭干净。

那张照片里,李轩牵着吴羽策的手,笑得格外开心。


他们最终还是在一起了。

吴羽策喜欢了李轩近五年,同样骗了李轩整整三年。

有人说副队的暗恋终是无果,我并不是这么认为。

副队是不会把喜欢放在嘴上,甚至他喜欢你你根本反应不过来。

但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藏着深情,像蛰伏在黎明前夕的光明,终会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刹那,喷涌而出。

副队,他总能让人去喜欢上他。

因为他是真真用了心的。



那天,李轩还是拦住了吴羽策。

他告白的方式不新颖,甚至烂俗到死。

他后来跟我说,他不想再放副队逃走了。

吴羽策一个人辛辛苦苦地过了五年,剩下的五十年。

都应该由他李轩来陪着他走过。

那次,队长把副队拥进了怀里。

他说,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可我喜欢你这个罪名,已经被坐实了。



时光是一条路,有些人一错再错,有些人远走高飞,看似毫无联系,最终都会绕到同一条路上。

何为无罪?何为无辞?

大概是我喜欢你之后的那一条条甜蜜的心绪,看似整齐,实则无解。

也罢。

人生有那么多的分分合合,

何患无辞?



FIN.

==============================================

先解释一下笔记本:NOTEer,许六个愿望全部半年期限,用完作废。许的愿望如与他人有关,会自动征求他人意见。

纯属瞎写的赶稿之作,应该还能看吧..

取名我是真的废,题目很好,写成这样我道一个歉。

然后今阳请查收√

其实我也经常幻想有这个笔记本的话咳咳...其实人也是常常会想愿望实现了会是怎么样,比如说在lof里面我时常想啊:啊如果我能娶塔塔就好了塔塔塔塔塔塔女神(花痴脸)

 咳不要把这事告诉陆逐太太我怕她被我这个狂热粉吓到(流口水)

咳我就不扯了,还是那句话。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0)
热度(118)

© 狐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