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三。

“如有毁约,天诛地灭,好不好?”

[双鬼]Fairy Tale(全文)

照例放出全文。

下面是连载:

Fairy tale(上篇点我查看.)

fairy Tale(中篇点我查看.)

Fairy Tale(下篇点我查看.)

fairy tale(R-18部分图片补档)

这里是BGM:love yourself

预警:带江周,逢山x鬼刻

================================================

1.


李轩喜欢花花草草,这是连吴羽策都不知道的事情。

李轩能听见植物说话,这是连他妈都不知道的事情。

李轩能看见花精灵,这是他自己最近才知道的事情。

所以李轩被亲切地称为小花仙

(点开玩游戏吗)(☜滚)


吴羽策是个植物杀手。

养啥啥死。

所以他特别讨厌花。

因为他特别讨厌花,所以他会特地买花来养。

直到把花养死。



当李轩第一次进吴羽策的房间时,他内心满满都是

——哇塞这个新人很不错啊这么喜欢花。

正当李轩得意洋洋之际,就听见花的嘤嘤啜泣。

李轩心想不对啊,可还没来得及多听一会儿,就被吴羽策赶出了房门。


李轩回到自己宿舍之后,越想越不对,越想越不对。

他就半夜三更偷偷爬到隔壁窗户上,偷听那些花儿的谈话。

可惜他只能听到哭声,其他的一概不知。


最近,李轩也照例爬上了吴羽策的窗户,正好被刚准备开窗透透气的吴羽策看见了,李轩一个慌张,就掉了下去。

虚空的楼层不高,何况吴羽策在一楼,下面是一片撒满金坷垃的土地,因此花草涨势都特别好,李轩这么一掉,倒也没事。

可是从那天开始,他发现自己居然,能看见花精灵了。





2.


当李轩一早醒来的时候,他还是懵逼的。

“嘿!”

李轩一下子睁开了眼,在宿舍找了个半天愣是没找到有人。

“我在这儿呢!”

“哪儿?”

李轩倒是不怕生,一副好奇样儿就朝着声音来源走了过去。

然后,他发现了一个小小的东西。

他再仔细一看。

嗯,蓝色的长刀。

嗯,飘逸的长发。

等等,且不说这头发是不是用了飘柔,这把刀有点眼熟啊。

“你你你你...逢山鬼泣?”

整个看上去差不多只有拇指大小的小人咧嘴一笑:

“我名字确实叫逢山鬼泣,但我是花精灵。”

“花精灵?”

从小就能听见植物说话的李轩,自然是一点都不惊奇,反倒是被吸引了兴趣,开开心心就凑了上去。

“对啊。其实你一出生我也跟着你出生啦。每个人身边都有个花精灵的,只是你们看不到而已。”

李轩略微惊讶了一下,就开始缠着逢山问这问那。

“那我怎么看得到你啊?”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你体质特殊吧,你还能听到植物讲话不是嘛?”

逢山眨了眨眼睛,显然很满意自己胡扯的答案。李轩也不深究,笑嘻嘻地就盘问起了逢山的身世:

“我说逢山啊,你是什么花的花精灵啊?”

逢山倒是不在意,变出一根短短的狗尾巴草,漫不经心地叼着,解释了起来:

“我是狗尾巴草的花精灵,很奇怪吧,明明是草,还偏偏长出个花精灵来。其实我在我们那里也是蛮有争议的,挺多精灵说我是草精灵,可是说实话,我们那国度至今还没有草精灵诞生过,所以我也算是个半吊子花精灵咯?”

李轩却是忧心忡忡起来:

“那你岂不是很容易受人欺负。”

逢山哼哼了声,小拳头握得贼紧。

“怕什么,他们又打不过我。”

李轩被逗得笑出了声,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

“那逢山,你为什么和我账号卡一个名啊,长得还一样。”

逢山也挠了挠脑袋示意自己也不清楚,顺便向李轩透露喻文州的花精灵是索克萨尔,黄少天的花精灵是夜雨声烦,也是跟账号卡一个样的。

李轩想了想,放低了声音:

“那冯主席的花精灵是什么样子的啊?”

说起这个,逢山的眼睛里都似乎冒出了桃花。

“冯主席的花精灵特别漂亮!胸特大的那种,叫大芎。”

“什么?大胸?”

“对啊,就叫大芎。”

李轩目瞪口呆,脑子里却全是那个花精灵。

细腿,翘臀,细腰,白皙的手臂,巨乳,最后加上脸...

卧槽吴羽策?

李轩使劲甩了甩头把这个怪异的想法甩掉,就听见有人来敲门。

“李轩,吃早饭。”

“阿策我这就来!”


距离吴羽策入队也已经有几年了,双鬼组合的名声也越打越响。李轩对吴羽策的差评也早已随着相处一个一个地被他消除,这个别别扭扭却异常细心的副队长,在李轩心里也已经是很重要的位置了。

还差一点。

李轩心里时常浮现出这四个字。

可他偏偏不知道。

还差什么。


“逢山,你需要进食吗?”

逢山鬼泣点点头,跟着刚拿了件外套披上的李轩就飞出了房门,嘴里依然叼着那根狗尾巴草。




3.


“我说,你的包子哪来的?”

李轩喝着粥,颇为无语地看着逢山手里捧着小几十号的包子一点点慢慢啃,

“我以为你们花精灵都是吃花长大的。”

“怎么可能!”

逢山边吃还不忘答话,嘴里鼓鼓囊囊地吐字也不清晰,却显然是很激动的样子:

“我们要是把花损坏了,可是要坐牢的!”

“坐牢?”

李轩慢悠悠地喝了口豆浆,蛮有兴趣地问了起来。

逢山也急急忙忙喝了口豆浆,中和了下包子的味道,解释了起来:

“是啊!做半个月的牢呢!咳咳...咳咳...”

“都让你慢点了,你看,噎着了吧。”

李轩无奈地伸出食指,轻轻地给逢山拍了拍背。逢山不那么咳了,小声给李轩道了声谢,然后又喝了口豆浆。

“咳!!咳咳!!!”

“怎么又噎着了。”

李轩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逢山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伸出手直直地指着正准备坐到李轩对面的人。

“阿策?”

“嗯。”吴羽策端着餐盘走到李轩面前,轻轻坐了下来。

身旁的逢山还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吴羽策却看不见他,依旧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的饭,倒是吴羽策身后飘来一个花精灵,缓缓地落在了桌上。

李轩下意识地就想喊声鬼刻,却想到吴羽策看不见花精灵,硬生生把这句问好咽了下去。

鬼刻的身材竟然这么好,这是连李轩都惊讶的事情。未想这个小小的花精灵却突然拔出刀,狠狠瞪了李轩和逢山一眼,一副威胁的样子。李轩想笑出来,碍于有吴羽策,只能憋着笑死命地啃着包子。一旁的逢山似乎也是怕了的样子,只能也捧着包子闷闷地啃,时不时偷偷望上鬼刻一眼,脸上浮现起可疑的红晕。

李轩憋笑憋得更辛苦了,只能又拿个包子啃了起来,想遮遮样子,未想吴羽策突然放了个包子在自己餐盘上,然后又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合着他是误会自己喜欢吃包子了?

李轩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什么,只能认命地拿起包子继续啃了起来。




4.


一回到宿舍,李轩就赶紧往床上一趴,再也不想起来了。

好在虚空也不算穷,给队员住的都是单人宿舍,不然他这样要是被别人看见了,指不定怎么嫌弃。

“喂,李轩。”

逢山伸出自己的小蹄子狠狠踹了踹李轩两脚,李轩干脆一个枕头扔过去,精准无误地把逢山盖在了枕头下面,又翻了个身。

“被你害死了,我今天至少吃了十八个包子。”

逢山被压在枕头底下,声音显得闷闷地,挺不服气地反驳起来:

“能怪我吗!你知道跟你吃饭的是谁吗!”

“我搭档啊。”

逢山折腾了好久终于把枕头掀开,一把飞到了李轩面前,一脸惊讶:

“我才不是问这个!吴羽策诶!我们王国的一号危险人物!”

李轩来了兴趣,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号危险人物?”

“是啊,因为他养什么植物,就死什么植物,所以所有的花精灵都远远避开他,他的原配花精灵也早就跑了去给新生儿当花精灵去了。”

“那今天...”

李轩皱了皱眉,想到了那个长得跟鬼刻一模一样的花精灵。逢山兴奋地差点撞到天花板上,整个人都仿佛在冒爱心泡泡:

“今天一起吃饭的是鬼刻公主啊!”

“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东西啊!”逢山狠狠地用自己的小粉拳捶了一下李轩,

“鬼刻公主,我们王国的公主啊。因为出生就带着杀气不适合当花精灵所以没有原配的主人,我是没有想到她会来找吴羽策签订契约啦。不过鬼刻公主真的是超级漂亮啊,我从小的梦想就是能娶到她那么漂亮的花精灵!”

李轩仿佛都能看见逢山头上那朵花痴的小花一晃一晃的,忍不住戳了戳逢山的脸,嘲讽起来:

“就你这个怂样还想娶鬼刻?别到时候成个妻管严啊。”

逢山没好气地白了李轩一眼,表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感天动地非常地强,弄得李轩只在床上笑得打滚。

“不过等等啊,你说鬼刻找阿策签订的契约?”

是啊,逢山点了点头,“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她干嘛一直不出来,搞得我还以为吴羽策身边没有花精灵了。”

“那你的意思就是吴羽策看得见花精灵咯?”李轩无视了逢山的瞎扯,直接一针见血,愣是把逢山给问傻了。

逢山趴在床上想了好一会儿,突然一个弹跳飞起来:

“是哦,那他没道理看不见我啊。”

李轩心情复杂了起来,干脆披起队服起身去训练,冷冷丢给了逢山一句话:

“说不定人家只是懒得理你这傻样呢?”

逢山在床上气得跳脚,抱怨的声音随着李轩的关门声,被抑制在了门内。李轩揉了揉好不容易倾尽的耳朵,走向了训练室。






5.


“阿策早啊。”

李轩拉开椅子,轻轻坐了上去。一旁的吴羽策忙着训练,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诶李队!我昨天和一个蓝雨的pk,把人干掉了。”

李轩虽是觉得李迅的用词不太对,却还是笑着问了句:

“和谁啊?黄少天?”

李迅敲着键盘,言语中满是自豪之情:

“徐景熙!”

训练室难得一秒的安静,紧接着哄堂大笑,就连吴羽策也弯了弯唇角,杨昊轩咂了咂嘴,满是不服:

“迅哥,欺负奶妈可不好啊。”

李迅倒是一脸的理所当然:

“哪有啊,你们这些奶妈,当年被方神带得一个个堪比DPS,我差点被磨死好吗。”

“活该。”

盖才捷补了把刀,人畜无害地开始了自己今天的训练。


“我说,李轩。”

吴羽策淡淡开了口,李轩把椅子往他那一推,凑过头去就习惯性地看起了昨天的战斗录像。

这边的吴羽策倒是像模像样地分析着,李轩心里却满是今天的那档子事,怎么都静不下心来,吴羽策的呼吸轻轻拂在自己脸上,把人弄得心痒痒的,嘴里吐出的热气也有一下没一下地打在脸上,声音清清冷冷却是格外的好听,让人恨不得把他欺负个够。

李轩甩了甩脑袋把这些奇怪的念头甩出去,却见吴羽策一脸奇怪地盯着他。

“李轩,你发烧了?”

“啊,没有啊?”

李轩笑着挠了挠头,心想该不是刚才的意淫被发现了吧。

“你脸好红。”

啊?

李轩摸了摸自己的脸,嘶,真烫。

还没来得及解释,吴羽策突然就贴了上来。

“你好像真的发烧了。”

额头对额头,鼻尖顶鼻尖,吴羽策长长的睫毛有一下没一下地扫过,愣是把李轩的心跳弄得加速了几十倍。

李轩赶紧退了几步,吞了吞口水:

“哈哈哈小烧小烧,不碍事。”

吴羽策也不说话了,去给李轩接了杯水,坐下来继续训练。

李轩乖乖地喝了水,满脑子都是吴羽策刚刚的动作,只能再狠狠灌下去一大口,没想到把自己给噎着了。

“咳咳,咳咳。”

吴羽策颇为无奈地拍了拍李轩的背,

“怎么这么不小心。”

李轩这下更紧张了,连忙又退了几步。吴羽策显然还是一脸懵逼的样子,李轩只能抱歉的笑笑示意自己没事,然后打着哈哈就开始训练,心里却是乱得可以。

怎么自己今天尽想些奇怪的事情。

李轩在心里对着自己比了个中指。







6.


“啊啊啊啊啊啊!”

训练完已经不早了,李轩主动留下来加训,自然也没人劝。等李轩回到房间的时候,就被花精灵扑了个满怀。

已经快入夏,天气越发炎热起来,李轩闻着自己的汗臭味,也只得先把花精灵放下来,转身就走进浴室。

逢山还是不怎么消停,要不是李轩洗澡的水声盖过了,指不定他听见自家花精灵五音不全的《死了都要爱》会是个什么嫌弃法。

总之,他隔壁的吴羽策和鬼刻,已经快要疯了。


“听见没。”

鬼刻一脸淡漠地坐在桌上,任吴羽策给自己梳理头发,顺口问了句。

吴羽策也是面无表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顺补了一句:

“难听。”

鬼刻倒是笑了,看上去挺开心的样子,两腿晃来晃去,脸上更是少有的柔和:

“唱歌的那个,怂。”

吴羽策回想了下今早在食堂的场景,也笑了出来,评论了起来:

“大概,精灵随主?”

鬼刻挑了挑眉,在吴羽策梳好头发的一刹那站了起来,直视着自家主人,语不惊人死不休:

“所以我们一样帅?”

吴羽策倒不反对,而是弯了弯唇角,看向自己的花精灵:

“嗯。”



然而李轩这一边...

拇指小人叼着根狗尾巴草扑棱着自己的小翅膀在床上不停地打着滚,悲愤地吼着李轩独裁不给单身狗活路。李轩洗完澡后出了浴室门,一听这话差点把今早吃的包子都给吐出来。

就我还独裁不给单身狗活路?

大哥我自己也是单身狗啊!

李轩只能颇为无奈地戳了戳面前闹脾气的花精灵:

“逢山小祖宗啊,你又瞎闹什么啊。”

花精灵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直接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冲着李轩直哼哼: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把我关在房间里一天,我怎么可能连鬼刻的一面都没有见到!”

......

好小子。

李轩在心里冲着逢山冷漠地比了个大拇指,回给了他一个最友善的微笑,随后抢过被逢山踩在脚下的枕头关上电灯倒头就睡。

一旁的花精灵目瞪口呆,心里一阵凉风吹过,悲戚戚地在李轩身上跳来跳去,满脸的小委屈:

“李轩,李轩,李轩你要帮我啊!”

“我活这么大了还没娶到媳妇呢!”

“李轩!你在听吗!轩哥哥~~”

“轩哥哥~~~”


李轩自然是没有睡着的,一听这话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只得从床上直挺挺坐了起来,顺手打开一旁的电灯,无语地拿过床头柜旁的创口贴,一把扯过逢山,狠狠地把创口贴贴了上去。

说起来,这创口贴还是自己训练受伤的时候阿策留给自己的。

诶不对啊!

李轩在自己露出花痴的笑容前,狠狠晃了晃脑袋,把内心关于吴羽策的想法全都抖搂出去。

而受害者逢山两只眼睛都快瞪成王杰希了,哼来哼去一脸地不服气,可就是说不了话,急得直跳脚。

李轩用两根手指把逢山捻到一旁,再一次按灭了灯,轻轻回了一句:

“明天把你带去啊。”

就没了声音。


其实李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同意的,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下去。有一半是因为心软,至于另一半。

好像是因为直觉再告诉他,逢山做的事情,是自己做不到的。

可自己到底做不到什么。

李轩皱了皱眉。


人总是这样,自己把自己瞒得好好的,一点感情都不漏出来。

李轩觉得自己可能要重新审视一下自己一向不太在意的关于那人的异常情感了。


逢山鬼泣也不是个黏人的主,见李轩答应了,一蹦三尺高,也是高高兴兴地睡了下去。李轩刚想感叹一句这小祖宗终于肯安静了,结果等自己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一旁的呼噜声简直是一个震天响,李轩感觉屋顶都能被这家伙的呼噜给掀翻。

他赶紧捂住耳朵,一脸的苦闷,在心里默默鄙视起了逢山:

打呼噜这么响,别把你家鬼刻吓走才好。






7.


其实李轩也不是没有对吴羽策起过那个念头,只是一开始,还只是一个萌芽,他压根没当回事,或者,只当做是兄弟情感。

就好像吴羽策发烧的时候,李轩急得自己都没顾得上睡觉吃饭,整夜整夜的守着吴羽策,他也只是认为自己和自家副队长感情深而已。

至少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每个梦里吴羽策必客串。

李轩愤恨地砸了砸自己脑袋,数落自己大敌当前怎能被美色诱惑。

可能做什么梦又不是自己能选的,我天天只能自己解决生理需求我也是很累的啊。

李轩几乎是磨着牙,狠狠想出的这番话。

何况这些梦中任何一个提溜出来,都能在后面加上几个字母,并且大写加粗地标上了红色字体:GV。这时间一长,李轩的大脑就跟个文件夹似的,存满了各种..

第一个x梦.avi

第二个x梦.avi

第三个x梦.avi

......

第三十八个x梦.avi

李轩一脸苦闷地把第三十八个文件内容点击了暂停,却怎么也按不了删除键。

他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他现在满脑子出了阿策,阿策,还是阿策。

比如说阿策进虚空的第一天,给自己送了瓶护手霜。

比如说自己平时很不小心经常把手弄伤,阿策也就为了自己养成了金疮药和创口贴随身携带的习惯。

比如说自己不高兴不想说话的时候几乎每次都是靠在阿策怀里撒脾气,被人当小孩哄。

再比如说阿策现在在自己每个x梦里友情客串。

最后一个什么鬼!

李轩吓得一拍桌子,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然后....

然后逢山在一旁推了推李轩,小声问道你今天是不是忘记吃药了。李轩这才回过神来,然后就发现虚空全员和经理都用一种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盯着自己。李轩挠了挠头,道了个歉又坐了下去。

哦,在开会啊。

李轩感觉自己脑子迷迷糊糊的,然后又幡然醒悟。

哦,阿策坐我旁边啊。

等等,阿策坐我旁边!

李轩几乎是又要跳起来。

一旁的吴羽策把自己的杯子推给李轩示意他喝一口水缓一缓,李轩平复了下心情,神色复杂地接过杯子,乖乖地咕嘟咕嘟灌了一大口,然后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是吴羽策的杯子,噗地一下全给吐了出来。

无辜被喷了一脸的李迅狠狠抹了把脸,要吃人似的瞪了眼李轩,李轩又只能连连道歉,心里埋怨自己过于敏感,原来喝阿策杯子都没事的啊。

于是,为了心里抚慰,李轩又喝了一口。

等等!

原来,我也一直在喝,阿策的杯子?

“噗。”

不负众望地,李轩又喷了李迅一脸。

逢山一脸崩溃地捂住了脸心想这是哪家的智障主人啊太丢我脸了。






8.


李轩是真真切切苦恼了起来,特别是在他被逢山快戳死的情况下。

“李轩李轩李轩李轩!”

“李轩你不会死了吧!”

“李轩,李轩你说句话啊!”

“啊我主人死了我要守活寡了嘤嘤嘤...”

李轩从被子里钻出来,狠狠地朝逢山扔过去一个枕头。

“逢山小朋友,注意你的用词。”

逢山被枕头给砸到了地上,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挣脱出来,扑腾着翅膀就飞到李轩旁边,苦口婆心地告诫起来:

“我说李轩,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你总不能一直躲着吴羽策吧。”


因为李轩的原因,会议不得不暂时中断。

李轩也不好意思说出自己内心的小九九,只能站起身道了个歉,借言自己身体不舒服,想请半天的假。

经理大手一挥也就准了,干脆就着吴羽策还在,继续讨论起了虚空下一赛季的人员调动。

李轩也不推辞,偷偷摸摸走了出去,狠狠把宿舍的门摔了上去,然后扑到了床上。

变成了现在这样一副死咸鱼样。

并且很傲娇地跟自家花精灵顶起了嘴。

哦。

还动起了手。


“谁躲着他了!”

逢山鬼泣满脸委屈地摸了摸自己刚刚被打出来的包,灰溜溜地从地上又飞了上来,但是脸上,很不服气。

“李轩你个死白痴,活该注孤生!”

......

李轩直直伸出一拳。

“李轩你有没有人性了你干嘛又打我一拳!”

......

李轩侧过头微笑地看了眼自家花精灵。

逢山看着李轩的脸慢慢黑了起来,咽了口口水赶紧扑棱起了翅膀,晃晃悠悠地飞到床边上,躲在床角就开始瑟瑟发抖。李轩也无心去管逢山鬼泣,再一次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决心死活都不讲话。

啊就让我这么堕落下去吧。


然后他的手机就很不应景地响了起来。


李轩也懒得去看联系人,干脆点了扬声器。


然而,


一秒钟过去了。

两秒钟过去了。

三秒钟过去了。

......

十五秒钟过去了。

十六秒钟过去了。


李轩终于忍无可忍愤恨地看了眼手机屏。、

幡然醒悟。


哦,周泽楷啊。

那再等等吧。

李轩再一次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9.


“李队?”

最后还是江波涛在周泽楷可怜巴巴地哀求下接过了电话,展现出一个天衣无缝的微笑。

尽管李轩看不见。


“嗯。”

李轩声音闷闷的,也没工夫去想江波涛要搞什么幺蛾子。

反正跟江波涛说话,永远不用经过大脑。

这个人,每次都会把对方和自己的后路考虑得清清楚楚,对话总是一副有余地的样子。


李轩干脆翻了个身,没想到下一秒就被江波涛打得直球吓得差点从床上滚下去。

“你喜不喜欢吴副队?”


另一边的周泽楷也讶异于江波涛今天的简单直接,未想江波涛只是对自己回以一个最最友善的微笑,让人背后发凉。

周泽楷记得这个微笑。

只要江波涛露出这种微妙的笑容,就肯定没有好事情。

比如说上一次。

他腰疼得差点断掉。

枪王大人忿忿不平,但介于自家副队也是在帮自己的忙,只能有苦往心里咽,顺便盘算着今天要不就去方明华那将就一晚上吧总比腰疼要来得好些。


然而此时的李轩,心里却极不平静。

“怎么突然问这个?”

李轩感觉有些无措。

面对自家副队长,自己总是手足无措。

就好像最近,那份情感慢慢慢慢地显露了出来,可依旧位于李轩无法界定的范围内。

或者说,他压根不想判断他对吴羽策究竟是何种情感。

好端端一个直男,怎么着也不可能像江波涛对周泽楷一样说弯就弯啊。

然而此时说弯就弯的江波涛,正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等待着李轩的答案。


李轩郁闷了。

郁闷地倒不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在江波涛的问话下,他发现自己对吴羽策的情感,好像被一览无遗。

江波涛一句话,把他给点醒了。


李轩自认直了二十多年,从小的理想就是找一个天热给他扇风天冷给他添衣,可以不擅长情感的表达,但也一定会细腻照顾他的人。

现在想起来,满脑子都是吴羽策的影子。

李轩没去回答江波涛,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另一边的周泽楷还是一脸焦急地等待着答案,没想到江波涛耸了耸肩,表示李轩把电话给挂了。

周泽楷有点失望。

或者说很失望。

然后他就看见江波涛两个浅浅的梨涡露了出来,他说,

李轩喜欢的,相信我。

周泽楷点了点头。

反正,江波涛说的,永远没错。







10.


江波涛说的是没错。

但是李轩宁愿江波涛说的有错。

开玩笑,吴羽策是什么人。

长得虽然没周泽楷那么惊天地泣鬼神,好歹也是个清清秀秀至少也是个班草等级的帅哥啊,李轩不是没听过吴羽策那些被人惊天地泣鬼神表白的事迹,虽说吴羽策没答应过,但单凭这一点,李轩就几乎确定了。

吴羽策,一定是一个。

直男。


于是李轩更郁闷了。

他只能把自己狠狠闷在被子里,想再多逃避一会儿现实。

什么“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的戏码,早就在李轩心里预演过无数次了。


其实他情商蛮高的,只是所有事情都是当局者迷。

李轩以前不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对于吴羽策是完完全全友达以上的情感,就好像他巴不得吴羽策只属于他一个人一样。

第一次出现这种想法的时候,李轩只当自己睡糊涂了。

从此一次都没有在意过。

被江波涛这么一提,他才开始重新审视这份情感。

他觉得,他可能比他想象中还要喜欢吴羽策一点点。

并且,

比他想象中还不希望困扰到吴羽策一点点。


逢山也不是个傻子,显然知道自家主人在想什么,弱弱地开了口:

“你准备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藏着呗。”

李轩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云淡风轻,却还是染上几分难受的滋味。

这下好了,一旦认清现实,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逢山也不好说什么,就只能随李轩去了。


索性自家主人恢复能力堪比小强,没过半天就跟没事人一样去食堂吃晚饭了。

逢山在内心给李轩点了个赞,心想李轩不愧是和喻文州混迹在一个班级的智障,这演技都能去拿金猪影帝了。

以后的日子,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该睡睡,李轩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又好像什么都发生过一样。

李轩越平静,逢山就越不平静。

他每天看着李轩与吴羽策谈笑风生,既不往后躲,也不往前进。

一切都好像跟原来一样,可又有哪里不太对。

他几乎都快相信李轩已经放下对吴羽策的情感了。


直到有一天,虚空赢了季后赛,李轩喝得醉醺醺的走到酒店的小阳台,逢山也就乖乖地呆在自家主人身边。

李轩酒品还算不错,喝醉了也不会发酒疯。

只是脸红红的,也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被夜风吹的。

逢山正庆幸着,就突然听见李轩幽幽然来了一句:

“逢山,我其实挺羡慕你的。”

“嗯?”

逢山感觉自己脑子有点糊涂,一个狗尾巴草的精灵有什么好羡慕,然后他就听见李轩很轻很轻地接着说了下去,

“至少你能光明正大地爱她。”


李轩声音很轻很柔,以至于很快地随着夜风消失在了边际。

可逢山鬼泣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他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忘不了这句话。




11.


其实李轩酒量不错的,往常吴羽策的酒几乎都是由李轩一个个挡下,一口饮尽。

所以逢山也不知道,李轩到底醉没醉。

他只能坐在阳台栏杆上,看着自家主人对着夜风轻轻地叹了口气,双手勾着栏杆,眼睛里却看不出一丝的情绪。


其实李轩一直是这样的。

逢山也轻轻叹了口气,开始回忆起来。

他是从李轩出生就跟着他的花精灵,对于李轩关于花草的异能力,自己也经常引以为豪。

因为是狗尾巴草的精灵,所以一生下来就被当做异类,那个时候几乎天天被人欺负,好不容易要到人间去了,还被人抢了主人所属权,硬生生被塞到李轩身边。

自己只能接受,本来对这个被无数花精灵嫌弃的人类没有好感的,可是当这个人类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觉得。

自己应该是找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主人。

就好像他至今都不明白,李轩明明那么好,为什么会被这么多花精灵嫌弃,都不愿意做他的花精灵。

就像自己一样。

逢山鬼泣从来没有想过李轩有一天能看见自己。

发现的时候,他简直要高兴坏了。

就好像,在这个人类世界,他有了一个亲人一样。


他是看着李轩长大的。

在他的记忆里,李轩是不爱哭的。

唯一的一次,就是在五岁那年,他的玩具小熊被人用剪刀剪得零零碎碎。

李轩没有出声,静静流着眼泪,小心翼翼地把这些棉花都整理好,然后扔到了垃圾桶。

像是扔掉了懦弱的过往。

小熊是李轩母亲唯一的遗物,因为难产,李轩甚至都没看见过她的母亲,就只知道他的出生带来了母亲的死亡。

父亲对他不算差,却始终因为这一个原因,对他有些疏离。

李轩没见过自己母亲的照片,只是经常一个人在三更半夜抱着那只小熊,坐在阳台发呆。


那天,逢山鬼泣用了整整一夜,把那些棉花全部捡了出来。

后来,他就在也没看见李轩哭过。

或者说,看见李轩把情绪显露出来。

他想,这个孩子,已经把自己的心墙建立得扎扎实实不允许任何人入侵了。


李轩总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其实只要有人稍微能注意一下他的眼睛,就会发现这个人,真的是冷漠的可以。

李轩对任何事情,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以至于逢山经常偷偷担心这样的人,是不是注孤生。


像之前说的那样,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李轩喜欢吴羽策,逢山鬼泣早就看出来了。

就好比无数个日日夜夜他看着李轩傻傻地盯着吴羽策发笑,恍然大悟。

他真的是很久没有看见李轩露出过真正的笑了。

即使是花痴笑。

他不太想提醒李轩,一方面是因为他想等李轩自己发现,另一方面,就连他自己也不清楚,李轩这样外热内冷和吴羽策这样内冷外热的人,到底算不算合适。

他同样不能确定,吴羽策对于李轩的意思。







12.


逢山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家主人,生怕李轩一个不小心就从阳台上掉下去。

结果李轩没掉下去,他自己差点掉下去了。

因为鬼刻从吴羽策西装口袋里飞出来,冲着逢山招了招手。

逢山一开始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的,可他清清楚楚看见女神的视线停留在自己身上,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本着女神找我了的重大喜讯,逢山劝慰了李轩几句,就飞去了鬼刻那边。

“那什么....公主殿下?”

逢山鬼泣扑棱着自己的小翅膀,不太确定地开了口。

鬼刻也不跟他客气,淡淡应了声,就坐在了餐桌上。


每次比赛过后,联盟总是会闲的没事干开个庆功宴的。也不知道是联盟最近有了孙哲平的资助还是大发慈悲了,干脆包了个宴会厅开起了自助酒会。各战队的商业伙伴也纷纷来参加,更有甚者,派人直接把周泽楷给围了个水泄不通,仍江波涛怎么挤都挤不进人群。


逢山吞了口口水,看着自家女神坐在甜甜圈面前晃着腿,小口小口地啃着一个香草味的甜甜圈。

“我有事跟你说。”

鬼刻也不含糊,直接表明来意,嘴里还塞得满满当当的,有些口齿不清。逢山鬼泣赶紧狗腿地点点头,并且趁鬼刻不注意,顺走了一块巧克力的甜甜圈。

“我问你,如果李轩那个智障和羽策在一起了,你怎么看。”

逢山鬼泣差点吓得把甜甜圈吐出来,咳了好几声才缓过来,刚想问鬼刻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就看见她一副你不回答我就杀了你的表情。

“我...我没啥特殊想法啊。”

然后他就看见鬼刻用一种要吃了他的眼神盯着他,逢山赶紧一个激灵跳起来说:

“我觉得很好!非常好!阿策这么好的人!我们队长三生有幸!”

“......”

鬼刻把甜甜圈放到一边,低下了头不说话了。逢山飞近了点,想问问鬼刻怎么了,就只听见她轻轻呢喃着一句话:

“你们...都觉得很好啊。”

“....”

逢山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联想到鬼刻这几天都不太对的情绪,心里已经淡淡有了头绪,却是狠狠苦涩了起来,

“你,喜欢阿策?”

鬼刻坐在餐桌上,把头埋到了双膝里,显然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逢山心里却了然有了答案。

那么多次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梗,不得不说逢山在从小被人欺负的情况下情商也被磨练地高了起来,对于鬼刻,他很清楚自己不仅是仰慕,更多的是喜欢。而鬼刻对于吴羽策,逢山更是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一种对于主人的占有欲。





13.


这种占有欲,逢山自己也曾有过。

或许是在他第一次发现李轩喜欢上吴羽策的那一天,突然意识到了,这个孩子长大了,有了自己喜欢的人,以后脆弱的一面,将完完全全地不属于自己了。

有一个人,以比自己重要千百倍的身份,强势入驻了李轩心里最柔软的那块地方。

逢山那时候心情很郁闷,甚至巴不得自己变大一个size去把吴羽策揍一顿。

可是后来的后来,吴羽策对李轩愈来愈细心的照顾,也间接地消除了自己对他的恶意,逢山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李轩真的和吴羽策在一起了,说不定真的不错。

可他如今并没有办法帮助鬼刻走出这个圈。


“那什么...殿下你有没有想过,你对阿策只是占有欲啊。”

逢山思索良久,还是决定直接打一发直球。

开玩笑,要是鬼刻再这么执迷不悟下去,自己也讨不到媳妇了啊。

然后他就被鬼刻扔过来的火球砸到了。

“你凭什么叫羽策为阿策啊!”

我...

对啊,我没事喊他阿策干嘛。

不对。

这是问题的关键??

逢山自己都有点蒙,半晌才小心翼翼地答了句:

“跟着李轩喊的....”

这下好了。

一说到李轩,鬼刻的情绪更加不好了。

“你你你!你和李轩都是混蛋!”

......

逢山扶额心想李轩要是因为你我这到手的媳妇没了我就跟你拼命。    

“公主殿下你听我说啊...其实这种事情你...”

逢山还没说完,又被火球砸下去了。

逢山巨冤。

鬼刻心情不是很好,索性扑腾着翅膀就飞出了酒店。

逢山其实是不愿意管那档子茬的,然而一个花精灵三更半夜飞出去,别被守夜者吃了才好。

逢山晃了晃脑袋,也匆匆忙忙追了上去。                                                     





14.


夜风打在自己身上凉凉的,有点疼。

李轩已经快要忘记一个人吹冷风是什么感觉了,好像在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看着父亲疏离冷漠的眼神,负气地离了家,再也没有回去过。

进虚空之前,每天都是在路上喝西北风,除了那些跟自己谈心的花,他几乎没有别的朋友了。

二十几年,把心事藏着掖着,几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李轩长得不赖,高中的时候也是每天都有人表白的主,那时候只记得拒绝人家的麻烦,却没想到,要把这份喜欢憋着,更加麻烦。

李轩也不清楚自己到底醉没醉,只是头有点晕,大厅的灯光明亮亮地晃得人睁不开眼,唯独自己与这份华丽不期地不协调。

李轩倚着栏杆,索性看起来大厅里来来往往的人,还是一眼,就锁定了吴羽策

——那个他爱着又不能爱的人。


快一个月过去了,李轩自从醒悟过来之后也暗搓搓地憋了一个月了。

本以为喜欢会淡下去,未想到一天比一天强烈,一天比一天要来得自欺欺人。

他时常自己教训自己,说自己已经弯了,别再把别人给带弯了。

说实话,其实他也清楚,可能自己不给吴羽策表白,最关键的原因还是因为

——吴羽策会拒绝他。

他实在不想和副队关系闹得那么尴尬,索性藏着不说,也好过成为困扰着吴羽策的千古罪人。


李轩看着大厅里那么不停被赞助商敬着酒面上却是犹豫该不该喝的吴羽策,还是投降了,大阔步地走进大厅。


“哟陈老板,王老板,这杯酒我来替阿策喝吧,我这队长可是比副队长管用多了啊。”

在人情场上混了这么多年,李轩自认自己处世的圆润是远远胜过吴羽策的,当那人一脸无助地看着酒杯,他就忍不住,想去保护他的欲望。

李轩自嘲了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左手边的中年大叔显然玩味地眯起了眼,再给李轩倒上一杯。


李轩不是不知道陈老板那点小心思。

他家闺女是李轩高中同学,当初跟李轩表白却被拒绝的一个姑娘。

说实话,这老板对于电竞本就没什么兴趣,若非自己女儿对于李轩的执着劲儿,他绝对不会来投资虚空,更不会涉足电竞产业。


可李轩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又要假装笑着再次把酒喝了个干净。

这陈老板的龌龊心思他也不是不知道,明明不想中计,可今天,就是想狠狠地喝。

吴羽策虽然被李轩挡酒挡惯了,可之前也没见自家队长喝得这么猛,刚想劝几句,就被人群给挤走了。

那陈老板直接派人清空了最中间的长桌,摆上了数十个酒杯,大声吆喝了起来:

“来来来大家都听我说啊!我们虚空战队的李队长,喝酒来给大家助兴,好不好啊!”

李轩算是看出来哪不对了,合着这老家伙想着法整自己啊。

似乎是看出了李轩的犹豫,陈老板笑嘻嘻地冲着人群外的吴羽策招了招手:

“或者让副队长代劳也行啊,我看副队长似乎挺想帮忙的。”

人群外的吴羽策竟然还很是配合地点了点头。

李轩有些无奈,吴羽策平时喝杯酒就要吐个半天,他自然是舍不得把这头小羔羊送到虎口去的。

李轩干脆拿起了杯子,一饮而尽。

陈老板的眼睛弯成了一条线,心里不知道想着什么,找来几个服务生把李轩刚喝光的酒杯继续满上。李轩沿着长桌一杯一杯地灌酒,虽说是被迫的,却又有几分心甘情愿。

古人怎么说来着?

一醉解千愁。

李轩虽喝着酒,神智却还剩一丝清醒,满不服地想哪来什么解千愁,他倒感觉愁更愁了。





15.


好不容易被江波涛解救出来的周泽楷刚想舒一口气,就看见大厅中央聚光灯下的李轩,几瓶酒几瓶酒地灌着,周泽楷几乎是目瞪口呆,询问似的望向了江波涛。

江波涛耸了耸肩,眼神却是略略扫过被挤在人群外的吴羽策,快步走了上去。


李轩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杯了,好像这辈子都没喝这么多过,头昏昏沉沉的,似乎随时都是一副要倒下的样子。陈老板胖乎乎的身影在自己面前晃啊晃的,人声都飘飘忽忽地听得不是很真切。

李轩突然想起了几年前第一次帮吴羽策挡酒的那会儿,自己酒量算不上多好,可也是挺不错的了。

那时候吴羽策一个小新人,外貌条件一顶一的好,不少赞助商都来找他,李轩只能半推半就地给吴羽策一下下挡酒,挡到最后,愣是把自己喝得昏昏沉沉第二天又是发烧又是感冒。


陈老板很是奇怪地看着李轩一边喝酒一边傻笑,心里也是有点惊叹李轩看上去还不是很醉的模样。

另一边的吴羽策被江波涛牵制住了,想去找李轩都不行。周泽楷也急得跳脚,谁知道江波涛慢悠悠地就来了一句:

“吴队,喜欢别人就别藏着。你看人家,被搞成什么样子了。”

吴羽策有些不知所措,江波涛脸上却依旧是一副好像什么都没有说过的人畜无害的样子,他只得点了点头,江波涛立马放手,挽过周泽楷就准备看戏。


而另一边的李轩,显然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越喝越晕,越喝越难受。

他觉得自己满脑子都是吴羽策吴羽策吴羽策,除了吴羽策就还是吴羽策。人说酒是最好的催情剂,这话是一点都不假。

至少对于李轩来说,是要糟糕了的。

他很怕再这么喝下去,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

藏了这么久,心理的防线也建得那么牢固,绝对不可以在这种时候,全盘崩塌。

他已经分不清谁是谁,这里是哪里了。

好像只有脑袋里只有这么个动作,不停地喝喝喝。

李轩有点颓然,他记得自己最后还有清醒的意识的那一个瞬间,迷迷糊糊地,喊了声阿策。

后来的事情,全都不受大脑控制了。






16.


吴羽策妥妥地接住快要倒下去的李轩,狠狠瞪了陈老板一眼,把那些酒杯通通摔碎。

什么人情世故什么赞助,都见鬼去吧。

另一边的江波涛像是早料到一样,已经轻轻松松帮吴羽策开好了路,吴羽策就这么扶着李轩,扬长而去。


吴羽策是喜欢李轩的。

从三年前开始,就一直喜欢李轩,并且藏到了现在。

他知道李轩有分寸,可像今天这样毫无节制,似乎还是第一次。

他自然知道,李轩今天喝那么多,绝大部分还是出于自愿。

可他真的是想不通,李轩他到底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


等回到宿舍,吴羽策轻轻地把李轩放到了床上,刚准备离开,就被人轻轻拉住了衣角。

“阿策。”

李轩软绵绵地唤了声,浓重的鼻音挠得吴羽策心痒痒的,也不好弃自家队长于不顾,只能坐在床上,想问怎么了。

谁知道下一个瞬间,李轩就直直地往吴羽策怀里钻,轻轻呢喃了起来:

“阿策。我不想喝了...好难受...不想再喝了....”

吴羽策不是不心疼地,轻轻拍了拍李轩的背,安慰了几句,可李轩就像是没听到似的,又往吴羽策怀里蹭了蹭,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可我不喝酒...满脑子就都是你啊。”

....什么?

吴羽策有点懵,显然没有反应过来李轩说的话。李轩倒没注意,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吴羽策你真的是个混蛋你知道吗。”

“你这种人叫什么来着...”

“哦哦哦,拔屌无情

“不对啊...我才是l。”

“...也不对,我们还没有发生那样的关系。”

“没有发生过你就不要来纠缠我啊,你天天在我梦里友情客串是几个意思啊。”

“我真是,我真是倒了八....”

“呕。”

吴羽策颇为无语地看着李轩全都吐在了自己身上,干脆就把衣服给脱了下来扔进了李轩的洗衣筐。

可下一秒,他就被人拉上了床。






17.


等等。李轩!你难道要用长微博吗!

“我还有简书,可以简书发不了了!点击上面的句子吧!”

“够了。”

“因为还是要跑剧情线,所以肉文描写就粗糙点吧....”





18.

(2333,17的外链你们发现了吗。)

第二天吴羽策醒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逼的。

他只觉得自己的腰已经废了,自己的腿不是自己的腿了,自己的床...

哦,这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窗边就晃晃悠悠飞进来了一个花精灵。

哦,鬼刻啊。

怎么回来这么晚啊。

然后吴羽策就听到鬼刻和李轩家花精灵苟合了的噩耗。

不仅如此。

他突然就想起自己昨天也和李轩苟合了的噩耗。

吴羽策...

内心汹涌澎湃。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宿舍的门就被吱呀一声推开了。然后他就看见李轩把买来的白粥放在桌上,一脸关切地跑来问他身体怎么样了。

比起自己的身体,吴羽策倒是更担心李轩的宿醉。

即使李轩昨天一点都不像喝醉的。

吴羽策有些哀怨,心想干脆回自己宿舍就当做昨天晚上什么事都没发生吧。然后他。

“嘶,疼。”

李轩赶紧把吴羽策扶到了床上像个小孩一样乖乖地站在床边上。

“阿策我...对不起。”

吴羽策也不知道怎么的,好像一点都不生气似的。他有些鄙视自己没有骨气,却还是宽慰了李轩几句。

不对啊,我是下面那个我干嘛要安慰他啊。

吴羽策恍然大悟。


但现在的情况很尴尬。


吴羽策安静地喝着白粥,最后还是李轩一脸慷慨赴死地打破了沉默:

“阿策我那个啥...”

“我喜欢你...”

“你你你要是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啊!”

“你你你你就当做没发生过!”

“我我我我...对不起。”

吴羽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腰都断成两截了,你还说没发生过....


“你昨天做得太狠了。”

“对对对怪我怪我。”

“你昨天竟然不带套。”

“对对对,也怪我也怪我。”

“你昨天竟然没看出我也喜欢你。”

“对对对,还是...等等,啥?”

李轩的内心汹涌澎湃。

吴羽策乖乖喝完白粥,然后把粥碗往床头柜上一放,认认真真地直视起了李轩。






19.

“李轩。”

“我在。”

“你要负责。”

“我负责。”






20.

所谓的fairy tale童话,就是在无数种曲折离奇的情节之后,还是以幸福结局收尾。

所谓的fairy tale谎言,就是在无数种误会的掩藏之下,两颗心还是慢慢走到了一起。

无所谓先后,他们终归还是在一起了。

==============================================

有点烂尾,还是时间比较赶。

来不及精修了,先发上来,近两万字了。

然后,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13)
热度(164)
  1. FYa狐三。 转载了此文字

© 狐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