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三。

点吗,起得身嘛?

渎佛

        “你的手?”


          少林赶来时,暗香正撑着以前从他那夺来的禅杖,胸膛那片敞开着,狰狞的青紫伤疤给露了出来,血污沾上了金光加持的佛物。


        无所谓。他又不信佛,不怕的。


       可眼下情形好笑,这秃驴三天前才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满口苍生道义,眉眼凛然,把他慑得当真以为这和尚铁了心要渡劫成佛。


       到底是个风月徒。


       暗香多玲珑的心思,在暗影行当里摸爬滚打惯了,多少情杀看在眼里,少林仅一蹙眉,暗香就能确切地下个定义。


      和尚喜欢他。


      就算他极力咬牙平复语气,就算他深呼吸让自己看上去波澜不惊,暗香还是能从他颤抖的声线,和发紧的拳头感知到。


      他喜欢自己。


      暗香忽的就走近凑到了少林前头,仗着喜欢存了些调笑心思,一双细长桃花眼眯着看他,打量他天庭涨红、又气又急的模样,眉梢扬起了半分,带笑抬手去覆上他眼睛。


      这手深深浅浅几道划痕,血凝得成暗色,连带袍袖也带了血腥味儿。



      他要赌。



     少林想查他伤口的手被他捉住。


     暗香握着他手腕,指腹磨蹭着他手掌,顺势向上纠缠,五指钻去他指尖,相扣后收紧,见少林呆愣着没了动作,便索性趴去了他肩头,朝他耳廓吹着热气。

     

       和尚,你知不知道,两情相悦才能十指相扣。


      少林怒地瞪他,本想反驳,手上蹭到黏腻血迹后却又一阵哑然。动怒不对伤者,况他出家人只因几句胡诌撩拨而乱了性情,岂不无稽?


     少林未去回应他,自顾自念着观自在菩萨,入耳就是暗香一声嗤笑,心烦意乱地听他骂了自己一句榆木脑袋。


     他又讲,和尚,这手上沾的血不是我的。


     语气轻飘飘的,神情倨傲,分明和他前些日子给少林捎糖葫芦时的神色如出一辙。



     少林动作一顿,奈何眼睛被暗香挡着,见不得神情。可暗香分明感知到这大义满口的和尚正狠狠瞪着他,像头要咬人的老虎。他身体明明发着颤,牙关却咬紧了,不发一言。


     他在忍耐。


     暗香知道的,因为禅杖一直在颤,敲着地面生出细小击打声来。


     善恶有果,他先前刺在恶户身上的刀子,此刻倒像是都来剐他心似的。


     他不怨,只是笑。


     他挪开手掌转而去蹭少林眉角。


     那和尚缄口不发一语,他便凑上隔着指尖去吻,吻他的眉梢,吻他的鬓边,最后去缠他唇角。少林未迎却也未推,由着暗香恣逞,他得了劲,不知是恨的还是闹着玩的,狠狠去咬少林的唇。


     血腥味在口腔蔓延开来,暗香轻轻去舔舐,舌尖略过少林凉的口腔,去扫他牙关。


     他觉得这和尚真是凉薄,和他接个吻都觉得冷。



     他用额抵上少林额头,手去抚少林双颊,唇呼出的热气能蹭过少林鼻尖。


     少林只觉呼吸之间都是兰花清香,氤氲热气熏得他发烫,连拨佛珠的手都微顿,眼神对上暗香那双暗眸,他看见浓得化不开的情/欲,和悲。


     他向来只诵经超度怨魂,念经平静难民,他也不过是未尝情爱的凡人,金刚经上也实在未教他如何去解情劫。


     都说红尘三千丈,这凡间那么大,他实在不应该缠上红尘之外的人。


     不该如此的。 


     可暗香拥着他沉默,血污都往他禅袍上擦,流血的伤口不怕疼似的往他脖颈间的佛珠上蹭,带着鼻音嘟嘟囔囔的,不知在嘀咕什么。


    你这恶佛。


    少林低下头去,终是听清楚了。


    他声音低低哑哑,撕扯得沙,转到最后压成迷糊气音,都被少林听了去。


    和尚,你因我破斋戒,为何不能随我入凡尘。


   少林握着禅杖的手还在抖,半晌没了反应。他还是偏头躲过暗香炙热的视线,阖眼沉声去应,那双手却未曾给予暗香任何回应。


   胡言乱语。


   他又去拨他的佛珠。

评论(3)
热度(188)

© 狐三。 | Powered by LOFTER